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履职频道>> 议政建言

唐英年:父亲告诉我,爱国爱港是港区委员的灵魂

2019-08-28 15:22:24 来源:人民政协报 我有话说
0

    持续两个多月来,香港受违法暴力事件冲击,港区全国政协委员拧成一股社会正能量:我们冒雨集会,发出了“守护香港”“反暴力、救香港”的呼声;我们积极撑警,给维护社会治安的警员们送上关心和支持;我们向全社会呼吁,止暴制乱,理性沟通,尽快恢复社会秩序……

    此次违法暴力事件,以及此前的非法“占中”事件,是我作为全国政协常委参与政协履职工作、见证委员作用中,印象最为深刻的经历。在“一国两制”框架下,港区委员有自身的特性,但无论是为内地建设建言献策,还是在香港发挥双重积极作用,爱国爱港,都是港区政协委员的根本和灵魂,是必要条件。

    我2013年成为全国政协常委,但我对政协并不陌生。这得益于两方面:

    一方面,受父亲唐翔千的影响,他是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七至九届全国政协常委。1983年,全国政协设立了港澳同胞界,父亲正是其中的一员。最初,我对父亲参与政协工作的印象,是他每年春天会有将近20天回内地开会。后来,慢慢地,父亲会给我们讲国家的发展,讲改革开放的大好局面。改革开放以后,父亲成为首批在内地投资的香港商人,曾创下多个第一。比如参与深圳的第一批补偿贸易,在乌鲁木齐创办新疆第一家合资经营的天山毛纺织厂,在上海办起第一家沪港合资企业上海联合毛纺织有限公司,领取了具有历史意义的“第001号”上海合资企业营业执照,开创了上海合资企业的先河。而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每年开完全国两会后,父亲都激情满满、喜形于色地给我们讲改革开放的成果。他灿烂的笑容,发自内心的振奋,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可以感受到,他对国家发展充满喜悦也信心满满。

    参加第六届全国政协会议时,香港还处于回归过渡期。当时,父亲作为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咨询委员会委员,参与了基本法起草和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及推举委员会的工作,为香港顺利回归发挥了作用。对国家的热爱,对香港的深情,是作为港区政协委员的父亲给我的精神财富。另外,我的祖父唐君远曾担任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如今,弟弟唐庆年是江苏省政协委员。可以说,我们一家与政协有着不解之缘。

    另一方面,我有过地方政协委员的履职经历。我从小跟随父母回上海看望祖父母,往来内地很平常。工作之后正赶上改革开放,我又追随父亲的脚步到内地投资。因此,我对内地的经济发展、投资环境、生活环境等相对熟悉。但对内地政治体制有深入了解,还是从成为上海市政协委员开始。上世纪90年代的上海,正处于快速发展期。改革开放以来,上海虽然起步晚,但有后发优势。上海与香港有很多相似、共通的地方,可以相互学习,有益互补。因此,在担任上海市政协委员时,我针对当时的上海建设,如浦东开发、城市旧区改造、治理交通问题等方面,都积极建言要借鉴香港经验。

    2003年,由于担任香港问责官员,我主动请辞了上海市政协委员。那一年,时任上海市市长韩正到香港考察学习香港交通管理的经验,我作为财政司司长接待了他。

    “你知道吗?上海的交通拥堵问题非常严重。”韩正问我。

    “我很清楚呀。”经常往来上海,并曾在上海市政协会议上建言解决交通拥堵问题的我回答。

    那次香港之行,韩正考察了香港交通管理的方方面面。此后,在他的推动下,上海的交通拥堵问题得到有效缓解。香港经验是否起了作用,我不敢妄断。但作为曾经的上海市政协委员,用香港经验建言上海发展的做法,让我找到了参与政协工作的“门道”。

    父亲参与政协的经历告诉我,爱国爱港是港区委员的根本。而上海市政协委员的经历,为我参与政协工作积累了经验。2013年,当我成为全国政协常委,我就像一个政协的“老兵”一般,投入到了新时期、新平台的政协工作。此时的全国政协会议上,港区委员的作用体现得日益充分、日益全面、日益重要。大家已经成为爱国爱港队伍的中坚力量,在特区和内地发挥着双重积极作用,积极参与国家建设和香港社会事务。

    2018年6月,我当选香港友好协进会会长,在这个以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中华海外联谊会理事为主体的爱国爱港平台上,我将团结、凝聚、组织好爱国爱港力量,进一步发挥政协委员的双重积极作用,坚定支持“一国两制”方针、捍卫基本法,支持特区政府和特区行政长官依法有效施政,为推进香港经济社会发展、改善民生和提高市民福祉作出贡献。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