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履职频道>> 地方政协>> 江苏

江苏睢宁政协探索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相衔接

2019-08-22 11:29:29 来源:人民政协报 我有话说
0

    立秋,出伏。黄淮平原走过了一年中最燥热的时令,又将迎来丰收的季节。

    “这块地是村民集中居住后刚复垦的,你看这水稻长得不错吧?俺们村的水稻长得比别的村好,这多亏了村里搞基层协商民主。前段时间镇里把各个村的书记都拉到俺们这来现场学习。”江苏省睢宁县古邳镇大官庄村“协商委员”龚开祥笑着说。

    ■商量办事尝到甜头了

    分地、治水,中国传统农业社会最关键的问题。大官庄村紧邻黄河故道,水稻是这个传统村落的主要作物。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睢宁县政协将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相衔接,指导大官庄村破解了这两大难题。

    事情得从2018年初说起。那时,大官庄村按照全县统一要求,推进新型农民集中居住区建设。村“两委”习惯性地决定了动迁方案,可村民赞同率只有六七成,离县里规定的“签约率达到95%,才可以动迁”差得远呢。村“两委”头疼,镇党委也着急。但是,法子一时想不出来……

    “长期以来,基层大多数是干部说,群众听;干部干,群众看,缺乏真诚有效互动。”古邳镇党委书记宋之廷说。

    负责包挂古邳镇的是县政协副主席邓冰。邓冰和县政协主席陈良聊起此事。“总书记反复强调,凡涉及基层群众利益的事情,都要在基层群众中广泛商量。集中居住涉及全体村民切身利益,众人的事情却只由几个人决定,村民们当然不满意,‘商量’也许是破解这个难题的好办法。”陈良说。

    此前,睢宁县委办下发了《关于推进村(居)民协商会议工作的通知》,县政协成立协商民主工作业务指导小组,对基层协商从制度程序到协商“平台”搭建进行了探索。睢宁政协决定在大官庄村以农民集中居住为切入,推进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相衔接的试点。

    在县政协指导下,大官庄村召开第一次村民协商会议。

    村干部和村民坐在一起,乡贤们居中主持。全村村民都来了,每个村组推举两名代表发言,围绕中心议题谈具体意见建议……一天会开完,第二天再测验,村民支持率达99%,拆迁顺利进行。“尝到甜头了。再遇到事情还得大家一起商量着办。”大官庄村支书王敢说。

    第一次成功后,睢宁县政协及时总结经验。2018年7月2日,在徐州政协系统开展习近平总书记加强和改进人民政协工作的重要思想学习研讨会上进行交流发言,题目就是《以理论大学习推动基层协商民主深入实践》,睢宁的做法引起了徐州市的注意,并被上升到全市层面。

    睢宁县成立了基层协商民主建设工作领导小组,下设“指导委”。在镇村,由所在地党组织确定了协商议事会成员,作为固定人员,规定任期参与协商议事。将全县318名县政协委员,分配到18个镇(街道)“委员履职小组”中,推行镇“委员之家”、“委员履职小组”、“协商议事会议”“三组合”,在村设立100个“委员履职工作站”,每站由3名以上政协委员组成,负责联系4个村,参与指导村级协商民主议事工作。

    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相衔接怎么干?委员开始也不清楚。睢宁县政协先后12次系统化组织业务培训。陈良给委员们讲课。他告诉委员们:发挥政协专门协商机构作用,探索政协协商与基层协商相衔接,源自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原著,源自学习党的十八大、十九大报告,源自学习政协章程和中央文件。他详细介绍了怎么确立组织体系、明确协商主体、确定协商内容、协商程序、实施协商结果等方面的具体办法以及要注意的问题。

    “培训过后,我不仅自己知道基层协商该怎么干,也能和村民们聊聊了。”睢宁县政协委员、古邳镇协商议事会议召集人陈静说。“刚开始,协商议事会成员们还挺拘束的,坐在那里不说话。我就和他们聊啥叫协商民主,聊会该怎么开。慢慢地这话匣子就打开了。”陈静说。

    现在村里开协商议事会议,陈静作为“委员履职工作站”成员,尽量都会去。“有时我主持,既要让大家充分发表意见,又要防止会议议题跑偏。还要想着后期怎么落实协商成果。看到村民们那么热情,会议又能解决问题,特有成就感。”陈静说。

    ■分水不用干架了

    有成就感的不仅是陈静等政协委员,还有龚开祥这样的协商议事会成员。今年4月,水稻就要插秧了,睢宁一直没下雨。龚开祥着急了。他和协商议事会成员张明超谈及此事,张明超也着急:“这些年为了抢水,村里没少干架,有时候还打得头破血流。用不上水,村民不肯交水费,村里用水高峰期还被断过水。”

    “俺们就提议为管水开次协商会吧。”龚开祥一说,张明超等人纷纷赞同。

    当天村里的大喇叭响了:“经研究,决定于2019年5月7日召开协商议事会议,研究我村水稻种植期间用水问题,欢迎大家踊跃参加。”与此同时,村民的微信群,村里的公示栏,都出现了同样的公示。

    “我找周围的邻居,他们也是当时安排我作为协商议事会成员联系的群众,听他们的意见建议,整理成了五六条意见,准备提交会议讨论。”龚开祥说。与此同时,其他协商议事会成员有的登门问计,有的打电话给不在家的农户征求意见。村民们纷纷联系村书记,要求参加会议讨论。

    公示这几天,村里还活跃着一个外乡人。他是县水利局的姜跃,也是县政协聘请的协商议事会议专家咨询委员会成员。会前,他也专门来了解大官庄村用水的具体情况。会上,他为村民们解释了如何做到“从高到低,从远到近”做到科学用水,并为全村用水出主意、想办法。

    会议由县政协委员、该村“委员履职工作站”成员王磊主持。“我事先了解了议题内容,提议人方案的内容及大家的想法,基本做到心中有数。在流程把握上重点做准备,确保与会人员的平等广泛参与,会议程序的有序高效,体现真正把政协专门协商机构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的经验带到基层。”王磊说。

    会上,协商议事会成员和村民们围绕议题逐一发言,每形成一条共识,议事会议秘书就当场写在黑板上,最终形成了14条共识。多年的难题在一条条细化措施中破解。协商成果共识经村党支部批准后公示,看到公示的村民纷纷拍手称快。看到问题解决,上级部门也很高兴。古邳镇水利站专门为村里送来了抽水机和电机,为村里增设了一个小型翻水站。

    五六月间,当有的村还在为用水争执的时候,大官庄村已顺利插秧。由于用水协调完善,每次浇地全村都很及时、均匀,大官庄村的水稻长得都比别的村好。7月9日,古邳镇召开协商民主建设工作现场推进会,镇领导、各村书记共同到大官庄村集中观摩,看的就是用水管理。

    ■留守儿童有人管了

    在睢宁,长得比别的村好的,还有庆安镇骑路村的留守儿童。庆安镇中心小学校长王冬梅用“眼里有光、脸上有笑、脚下有力”来形容骑路村的留守儿童。这背后也离不开协商。

    骑路村位置偏远,村里很多人都外出打工,留守儿童多。村协商议事会议协商达成共识:成立留守儿童之家,成立留守儿童关爱基金,由社会妈妈对留守儿童结对帮扶……共识达成了,办成得花钱啊。就在村支书刘雅臣犯愁之际,协商议事会成员刘雅生拿着8000元现金找到刘雅臣。

    刘雅臣知道,刘雅生虽然在村里有个小厂,但是受外贸形势影响,经营压力颇大,一下拿出8000元不易。很快,第一期就募集了39000元,超过刘雅臣之前预计的两万元。

    全村热情高涨。老党员刘宜超自告奋勇当起了留守儿童之家的管理员,每天都去打扫卫生。老党员刘雅夫给孩子们讲红色故事,骑路村在抗战和解放战争中出了9位烈士,烈士的故事让孩子们眼含泪花。村里的多位留守妇女主动当起了社会妈妈,照顾自己孩子的同时,一并照顾起别人家的孩子。

    “其实,有不少村民想当社会妈妈、社会爸爸,但是之前有顾虑。协商议事会把这个事情说亮堂了,大家的力量一下就激发出来了。”睢宁县政协委员史为栋说。

    截至7月中旬,睢宁全县共在102个单位进行了试点,召开了148次协商议事会议,有20799人次参与到镇级和村级协商议事平台,解决各类问题187件。镇村两级在协商结果落实上累计投入1800余万元,其中群众出资占25%,群众以劳代资占15%。

    “村里的工作以前是‘干部说、干部干,干好干坏都有意见’;现在变成了‘大家说、大家干,干得好没意见’。”王敢说。

    “睢宁县在基层协商民主建设中,始终坚持发挥好党组织领导核心作用,将党的领导贯穿于协商议题的提出到协商结果运用整个闭合回环的全过程。发挥好政协专门协商机构的作用,推动基层工作方式方法创新,实现从‘为民作主’到‘由民作主’、从‘做群众工作’到‘由群众做工作’的转变。基层协商民主建设平台运行后,群众不再是旁观者、评论者,更是基层治理的实际参与者。”睢宁县委书记贾兴民表示。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