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履职频道>> 大图右侧

政协委员、专家学者谈户籍制度改革

2019-04-15 10:20:45 来源:人民政协报 我有话说
0

  既能安下心 也能扎下根

  ——政协委员、专家学者谈户籍制度改革

  近日,国家发改委官网发布的《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明确,今年要突出抓好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在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的基础上,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

  消息一出,立即引起舆论关注,有媒体将其称之为“户籍制度大变局”。那么,本次户籍制度大变局意义何在?还有哪些需要注意和完善的地方?有关专家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户籍制度全面松绑是革命性的举措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首席专家、国务院参事杨忠岐生在农村,长在农村,“文革”期间又有过6年农村知青经历,对农村“非常了解”。他说,新中国成立后,为了优先发展城市和工业,我国长期实行城市农村二元结构的户籍制度,这在当时是非常必要的,发挥了极大的历史作用,农村作出了很大牺牲。但随着社会发展,这种二元结构的户籍制度越来越不适应我国的发展。我国已初步实现了工业化,工业种类较为齐全,制造业更是世界第一。因此,当下,是时候工业反哺农业,城市反哺农村了。尤其改革开放后,我国广大农民参与城市建设,大约贡献了城市50%的劳动力,为城市发展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如今,他们不应该再被排斥在城市生活之外,理应享受城市发展带来的红利。杨忠岐认为,户籍制度的全面松绑可谓恰逢其时,可以说是个革命性的举措。

  北京师范大学战略人才研究中心主任王建民教授表示,近百个大城市落户限制取消或将放开放宽,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选择,也反映出国家和地方公共服务供给水平的提高和城市治理能力的增强。

  王建民说,此次城市落户松绑,首先一个利好是有助于解决长期在城市务工的农村人员及其子女的落户问题,即落实国务院提出的“可转移农民市民化”政策问题。也就是说,自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后,从土地上解放出来的大量劳动力涌入城市,有的已经在城里站稳了脚跟,有了孩子,有了住房,有了固定工作,有的甚至创业成功,他们的生活圈子早已城市化,唯独被户籍所累,此次政策对于这类人员来说是个极大的福音。再者,王建民认为,此举有利于促进城乡公共服务均衡化发展。农民落户城市后,可享受城市居民同样的公共服务和待遇,能够改善和提高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和质量。

  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源研究的王建民自然非常关注人才的合理流动问题。他认为,在取消落户限制的前提下,人才可根据自己的意愿和职业发展机会自主选择工作和生活地,这样有助于促进人口合理流动和人力资源的有效利用。另外,中等和高等学校的毕业生可以根据自身情况自由选择就业、创业城市,未必都要涌向超大和特大城市。中小城市机会一样多,但竞争相对较小,生活成本偏低,适合刚起步的年轻人就业、创业和开辟事业。在此过程中,脱颖而出的年轻人再往超大城市发展就有了底气和基础,可能更有利于他们的发展。

  对乡村振兴有促进作用

  有人担心落户松绑后,农村有能耐的人都会被吸引到城市里来,会影响乡村振兴的实施。杨忠岐不这么认为,他说,这个政策只会对乡村振兴有促进作用。农民愿意离开乡村的话,他们的土地就可进行流转,这对实现规模化、集约化、现代化农业非常重要。当前,农业发展可以说遭遇瓶颈期,一家一户规模不大、收益不高,新型现代农业才是未来发展的方向,而且,未来农业一定是朝阳产业。杨忠岐称,农民愿意去城市的去城里生活,愿意在农村发挥特长的,可继续留在乡村,做新型的现代农民。

  王建民也表示,中央和地方政府主管部门对于这个问题,应该都有前期研究和局部试点经验,不会影响“乡村振兴”战略规划的落实。未来乡村发展机会更多,相信会有不少有眼光的城市人能看到农村这片蓝海,会从已经过度开发的城市转向更有发展前景的农村,会吸引城市人或企业投资现代新型农业,反而会助推乡村振兴。

  积分政策当向“老北京”外地户籍人员倾斜

  此次政策对于超大特大城市的要求主要是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

  杨忠岐表示,此次户籍制度改革是个循序渐进、分层次引导的过程。因为,资源环境承载量毕竟有限,北上广深4个超大型城市的户籍不可能像I型II型城市那样完全放开。比如北京人口已达2100多万,当前北京70%的水都来自南水北调工程,还有交通、教育、医疗、垃圾处理等问题。再加上,北京作为首都,还要承载部分服务全国的功能,所以,户籍政策上必须跟I型和II型城市有所不同。

  当然,超大型城市并不是完全限制户籍,而是会在现有情况基础上,适度调整和完善积分政策。杨忠岐说,去年,北京积分落户解决了6000多人,大家希望积分项目能够再精减些,在社保连续缴存和居住时限上,能对那些已经是多年的“老北京”外地户籍人员予以倾斜。其他3个超大型城市也是同样道理。

  王建民则认为,此次全面放开中小城市落户限制能够减轻超大城市流动人口压力、就业压力和城市管理压力。中小城市可吸引在超大城市多年务工、有一定经济和技能的人员及其家庭成员,返回自己家乡所在城市置业、创业,开始成本较低、质量较高的新生活;也会吸引一部分原打算在超大城市就业、创业的年轻人去那里工作、创业。

  不过,王建民建议,超大城市的积分政策也可向特别优秀的年轻人适当倾斜,无论创新创业还是城市可持续发展,年轻人才都是极其宝贵的资源。

  根据人口比例及早调整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资源安排

  王建民还谈到,即使取消落户限制,也应该审查申请落户人员是否拥有稳定居所、稳定工作,或者对经济基础(比如存款、异地房产等)有一定要求,避免他们成为城市新的“生活困难人员”。

  杨忠岐认为,中小城市资源承载量相对好些,城市规模较小,人口也不那么多,还有相当大的发展空间。所以,对于中小城市来说,全面放开落户限制的过程中,最主要的是要提前做好规划,积极应对,根据人口比例及早调整教育、医疗、交通等公共服务的资源安排,让落户居民能够安下心,也能够扎下根。

  杨忠岐说,有人担心会推高房价,这个担心是有必要的。住房制度依然要落实好“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原则,地方政府要发挥好“无形的手”的作用,在保障房等政策上下功夫;在地税、国税合并后,地方政府收入增加的基础上,要多在惠及民生的公共服务上下功夫,减少可转移农民市民化的适应期和过渡期,让他们尽早融入城市生活,真正享受城市生活的便利,提高生活质量。

[责任编辑:丛芳瑶]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