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履职频道>> 全国政协

远程协商会:在新平台上为民营经济发展鼓劲加油

2018-10-25 09:11:51 来源:人民政协报 我有话说
0

    24日,全国政协一场“特殊”的协商议政活动正在举行。

    说“特殊”,是因为参与这场协商的委员们是在北京、浙江、湖南、广东四个会场以及通过手机连线方式发的言。委员们在主会场、分会场、手机终端以及全国政协委员移动履职平台(简称履职平台),同时与有关部委进行远程“面对面”协商,还是第一次。

    此次远程协商会的参与者有的来自基层民营企业,有的是金融行业的代表,还有的是长期从事研究工作的专家学者。形式上,互联网把分布在各地的委员们连接到一起,开拓了全新的履职新渠道。内容上,“优化营商环境,促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协商议题,是当前经济发展中的热点和难点之一,备受各界关注。

    今年以来,面对异常复杂严峻的国际形势和国内艰巨繁重的改革发展任务,我国经济运行开始稳中有缓,经济发展中“变”的因素逐步增加。在一系列叠加和延迟效应中,经过四十年发展的民营经济遭遇不少困难。

    日前,习近平总书记在给“万企帮万村”行动中受表彰的民营企业家回信,充分肯定了改革开放以来民营企业取得的巨大成就以及为国民经济作出的突出历史贡献,重申了党中央毫不动摇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一贯立场。

    总书记的回信,为新时代中国民营经济繁荣发展注入了强大的信心和动力,参加远程协商会的委员们更是倍感欣慰。线上线下,委员在坦陈当前困境和难题、提出意见建议的同时,也表达了信心和期待。

    ■提振信心是最大的稳预期

    改革开放四十年,是中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四十年,也是民营经济披荆斩棘实现跨越发展的四十年。

    截至2017年底,我国民营企业数量达2726.3万家,个体工商户6579.3万户,注册资本超过165万亿元,民营经济对国家财政收入的贡献占比超过50%;GDP、固定资产投资和对外直接投资占比均超过60%;技术创新和新产品占比超过70%;吸纳城镇就业超过80%;对新增就业贡献的占比超过90%。

    民营经济对中国经济发展的贡献,有目共睹。

    今年以来,国内经济转型与国际上中美贸易摩擦所引发的连锁反应叠加在一起,对整个中国经济造成了较大影响。

    其中,民营企业的“痛感”更为强烈。

    在远程协商会举行之前,八百多位委员提前登录履职平台,围绕此次协商议题,在专题议政群中进行了持续深入的议政建言,提出了近十万字的意见建议。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尚福林把其中颇具代表性的意见建议,带到了协商会的现场。“委员们在讨论中认为,面对当前发展的阶段性问题,要切实稳定发展预期,优化民营经济发展环境,其中最重要的是稳定信心,进一步明确民营经济的性质定位,给民营经济发展吃一颗长效定心丸。”尚福林说。

    信心比黄金更重要。

    想要表达同样观点的还有辽宁的朱建民委员,问题是临时出差江苏的朱建民,怎么参加协商会?

    此时,远程协商的大屏幕上,一个主会场三个分会场画面的下方,滚动出一行小字:朱建民委员已经入会。

    “那我们现场连线朱建民委员。”在主持人汪洋主席的邀请下,大屏幕切换到朱建民委员的远程画面。只见此时的他将车停靠在路边,在驾驶室里,通过手机与主会场视频连线发言。

    因为是第一次,朱建民,显得有些激动,“非常高兴这样远程协商的方式,让我有了参加会议的机会。最近网络上对民营经济发展有一些不同的声音,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确实是一颗定心丸。”

    作为民营企业家,朱建民对优化营商环境的重要性感同身受。他说,民企要实现健康成长、民营经济要实现高质量发展,信心尤为重要。提振信心除了靠好的政治环境,民企自己也要有坚定的理想信念,对国家制度有自信,对发展道路有自信。“民营企业发展要更注重主业,把产品做成一流,把企业做成一流,同时有关部门要对未来适合民营经济发展的领域,有一个明确的指导,引导民企深耕一个领域。”

    朱建民的话引发了其他委员的响应,在北京主会场的周鸿祎委员提出:“在举国体制中如何让民企发挥更大作用?”源自当前国家安全领域,把企业分为“国家队”和“民间队”的现象。他认为,把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落到实处,要给民营企业一个名正言顺的新定位,对为国家建设作出重大贡献的企业,不要再强化所有制的区分,在国家顶层设计以及重大科技专项中,给民企以“国家队”同等参与的待遇。

    画面切到浙江分会场,王建沂委员提出,提升民营企业做优做强的信心,要优化社会舆论环境,“鼓励民营经济发展的声音要更大,有针对性帮助民企理解党和国家大政方针;监管舆情要更严,探索建立民企舆情监测反馈机制;关爱民企的举措要更多,支持民企发展的举措要更实。”

    ■要用落地落实的政策“稳信心”

    多年来,党和国家高度重视民营企业健康成长和民营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但从民企自身的感受看,“玻璃门”、“弹簧门”等问题依然没有彻底解决,民营经济发展的“阻力”或多或少依然存在。

    另一位手机连线委员袁亚非来自江苏,打开手机视频的他,呼吁要强化政策落实,树立民营企业发展的信心。“我们企业最近也遇到了资金紧张的问题,因为有关部门的重视,目前得到一定的解决。这真实反映了国家和政府对民营企业发展的支持,非常感动。”

    但袁亚非认为资金问题其实具有普遍性,他呼吁:“去杠杆的过程,要注重节奏和针对性,避免一刀切。中国经济经过几十年飞跃肯定存在一定泡沫,去杠杆是优化发展的应有之意。但建议有关部门要注重节奏,金融机构表外转表内,金融产品全部停发,政策叠加后同时执行,市场流动性迅速冻结,遭受重创的反而是实体经济。”

    袁亚非建议,支持民企发展,需要出台配套措施,且要尽快落地,迅速跟上。着力解决中央到地方政策落地的执行问题,对民企的救助政策也需要组合拳,且在原有政策上要有所突破。“同时希望在具体政策的制定和落实上,对民企一视同仁,帮助民营经济渡过难关。”

    对有关政策落地的意见建议中,“减税降费”因为与企业运营成本直接相关,从而成为协商现场探讨的集中话题之一。

    张连起委员建议,针对美国对我经贸采取极限施压的外部冲击,及时推出“有意义、有温度、能感知”的减税降费,对于真正给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经济吃“定心丸”,对于“六稳”工作落地见效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减税降费不宜再采取‘挤牙膏式’,更不能通过强化征管增加实体经济‘痛感’。”张连起说,面对当前外部环境显著变化,在稳中有变的经济态势下,要处理好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关系,大力推进简政减税降费,积极扶持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经济发展。”

    张连起不是民营企业家,但这番话说到了位于湖南分会场的袁爱平委员的心坎里。

    今年3月,《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明确了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社保费。2019年1月1日,将要实施新政规定,要按实发工资总额缴纳社保费,如果不降低基数或者费率,将有可能导致过去那些不按规定缴纳社保的企业负担明显加大。

    袁爱平做过一个测算,劳动密集型企业工资负担一般会增加30%,而影响最为显著的科技型企业,增负接近甚至超过40%。从既不影响企业发展信心,又有利于民生福祉考虑,袁爱平提出设置5到7年的过渡期,过渡期内继续执行原有政策不变,同时建立社保费封顶制度,对于科技型企业或高新技术企业实施社保费封顶,提升科技型中小微企业和高新技术企业的盈利能力和自生能力。

    对于税费引发的热烈讨论,汪洋主席扭头询问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孙瑞标,“对委员们提出的问题和建议有什么看法和回应?”

    孙瑞标向话筒前挪了挪,坦言这个问题最近关注度非常高,也接到很多企业的反映。“税务机关在接收增收职能之前,原有政策是不变的,这期间我们也会加紧研究减税思路,在严格执法依法征管基础上,确保不增加企业负担。同时,我们也呼吁有关部门认真研究政策,税务部门会积极推动减税降费政策落地,让民营企业有好的发展环境。”

    面对这样真诚的现场回应,大屏幕那头的袁爱平满意地点了点头。

    ■重拾信心再踏新征程

    今年以来,随着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大,民营企业的生存发展面临严峻挑战,而某些企业长期拖欠应收账款的问题更是让民营企业雪上加霜。作为民营企业的一分子,位于广东分会场的胡德兆委员希望此问题能够得到国家重视并尽快解决。

    “据调查,目前广东省机械行业领域,应收账款余额经常占经营总额的30%以上,部分企业达到70%,甚至对一家企业的欠款金额总数超过了亿元。”胡德兆反映,目前我国的民法通则、合同法对于企业之间债务监管的相关规定是远远不够的,特别是企业间的债务纠纷并没有专门的法律来进行规制。为建立健全相关法律体系以理顺和预防由于企业货款回收困难造成的社会性经济大规模运行风险,胡德兆建议对企业间结算进行立法,在国家层面推动商业活动货款结算立法工作,努力建立一个可提供更完善更有效的企业经营活动环境的法律体系。

    主会场、分会场、手机终端的委员们与有关部委频繁互动,讨论踊跃而热烈。大屏幕下方不时滚动的字幕也在提醒大家,尽管不在协商“面对面”的“前方”,在委员移动履职平台的“后方”,委员们的互动一直在同步进行。

    “如何打破基础产业的行政性垄断,放宽准入,为民营企业提供新的投资机会?”这是履职平台上刘世锦委员的提问,被投放在大屏幕上,立即在现场引起关注。

    委员中关心民企市场准入的不在少数,周勇委员就是其中之一。他在履职平台上留言道:要加大市场准入力度,推动民营经济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就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加快改革,有效引导,一方面,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粤港澳大湾区、雄安新区等重大发展战略过程中,加大市场准入改革力度,降低竞争门槛,提高民营企业参与机会。另一方面,在谋划推进发展不平衡、不充分地区的改革发展过程中,积极简政放权,打造高效便捷的政务环境和公平公正的市场环境。

    对于这样的核心问题,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同样进行了正面回应。他说,国家政策如何落地需要进一步深化改革,破除一系列技术层面的制约,应分行业推出具体改革举措。

    民营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是老问题,但始终绕不开。

    位于浙江分会场的殷兴山委员希望建立担保债务登记制度,加快社会信用体系和融资担保体系建设,搭建全国统一的企业信用信息同享平台,落实担保放大倍数和风险的容忍度。同时,改进金融机构信贷管理制度,加快民营银行的建立,增加民营银行数量,在风险可控监管完善基础上,给予民营银行更多支持,为民企提供更好的融资信贷服务。

    委员发言、部委回应、在线提问,各个环节交叉进行而又浑然一体,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大屏幕上的互动热度始终不减。

    委员们的建言有分析、有情况、有建议且各有侧重,情真意切实实在在。部委的回应坦诚、翔实,对释疑解惑,帮助委员们理解大政方针大有裨益。当前民营经济发展的确遇到危机,“危”也意味着“机”,党和国家一系列举措,为民营经济发展鼓了劲加了油,此次远程协商会可谓人民政协助力民营经济发展的又一有力行动,委员们在线上线下一起画出“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最大同心圆。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