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履职频道>> 地方政协>> 浙江

浙江省市县委员参与垃圾分类“关键小事”

2018-07-12 11:17:45 来源:人民政协报 我有话说
0

    6月28日,浙江省省委书记、省长先后在省政协报送的《城乡生活垃圾分类处理专项集体民主监督的阶段性报告》上作出批示,要求分管副省长和相关厅局对建议予以重视。这一批示,无疑给参与垃圾分类专项集体民主监督的省、市、区三级政协委员们打了一针兴奋剂,消息迅速在委员当中传播。“我们的民主监督是很有效果的,是很给力的。将更加努力助推党委、政府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省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陈焕昌说出了大多数人的心声。

    自浙江省委、省政府发出“五水共治”号召,以环境整治倒逼经济转型升级,农村和城市的生态面貌推陈出新,青山环抱、绿水长流逐渐成为浙江省的环境标签。

    环境变好了,如何保持不反复?省委、省政府抓住垃圾处理这个事关群众利益的“关键小事”,在农村推行“分类减量、源头追溯、定点投放、集中处理”的生活垃圾处理模式。2016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专题听取浙江关于推行垃圾分类的汇报后,强调要总结浙江经验,在全国推行垃圾分类制度。2018年4月,浙江省政协全面启动三级政协联动专项集体民主监督,号召省、市、县三级政协组织及政协委员全员参与。25835名浙江省、市、县三级政协委员汇集而成的一股政协力量,正令之江大地掀起一场绿色“风暴”。

    用政协的方式参与“关键小事”

    4月4日,在专项集体民主监督的启动会上,浙江省政协主席葛慧君向全省发出号召:“我们各级政协委员要踊跃在监督工作中唱主角,自觉当好助推城乡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宣传员、战斗员、监督员、信息员和示范员。”从省到市、再到县,政协民主监督贯通到底,11个地市政协随即召开民主监督动员会,89个县(市、区)政协纷纷制定实施方案,全省两万余名政协委员全员参与。

    在金华,政协委员中间流行着一份“神奇”表格,在上面打打钩,就能摸清一个村的垃圾分类情况。这个表格是依托“一村一委员”机制制定的农村生活垃圾查访明细表,整张表格设计成“五看五问”,每一看每一问又细化成若干问题。正如金华市政协委员姜苏婕说:“明细表将专业问题非专业化,使政协委员们能更高效、精准开展民主监督。”凭借明细表,委员只用一个月就摸清了金华全市4000多个村庄的垃圾分类情况。

    在杭州,委员们将监督工作归纳为“七个一”,每轮监督至少包含一个社区(村庄)、一次监督座谈会、一项专门调研、一套问题照片、一份建议、一份民主监督报告和一份考核台账。在宁波,这项工作被制度化为信息反馈制度、工作交流制度、办公室例会制度、工作联席会议制度、联络员制度等五项制度。在台州临海市,349名省、市、县(市、区)政协委员分赴19个镇(街道)1000多个村(社区)开展“百千”民主监督行动。在绍兴嵊州市,定向监督和全域监督同时发力,270名三级政协委员及21个乡镇(街道)工作委对481个村(社区)开展明察暗访。

    在市、县政协民主监督如火如荼之时,省政协民主监督小组也奔波于浙江农村和城市。启动会后,由省政协副主席周国辉带领省民主监督小组立即奔赴各地开展监督调研,看源头分类、看垃圾收运、看末端处置、看资源回收、看制度宣传;问农户或居民、问分拣员、问村干部或社区干部、问乡镇(街道)领导、问部门分管领导。

    一手抓经验,一手找问题

    政协委员不放过任何一个好经验好做法,也对存在问题抓住要点提出质疑。

    在台州市椒江区葭沚街道水门村,委员看到一池黑色幼虫不断吞食餐厨垃圾。“这是黑水虻,能24小时吞食餐厨垃圾,自身养肥后可以作为饲料,排出的虫粪可作为高级有机肥原料。”从工作人员的介绍中,委员了解到利用黑水虻技术是目前处理餐厨垃圾的一条创新途径。陈焕昌委员对此兴趣极大,提出要对项目可行性作全面鉴定,走市场化道路。

    在丽水,委员考察到建在山上的堆肥房由于运输成本高,堆肥房常常“吃不饱”。同时,可腐烂垃圾经堆肥房发酵制成的有机肥仅属于原腐品,还不属于国家标准的有机肥,不能推广使用。叶碎高委员认为要结合实际,尽快形成堆肥处理模式可落地、可实施的有效技术导则,加快出台可腐烂垃圾发酵为原腐品的相关标准。张敏委员认为规划要科学,合理布局农村生活垃圾中转站及垃圾分类处理资源化站点,保证站点覆盖范围最优化,设施设备效益最大化。委员一路行来,发现全省各地已形成太阳能堆肥处理、微生物发酵处理、清洁焚烧和微家畜蠕虫反应器技术等垃圾处理模式,已成功试点“虎哥回收”、滨和环境、联运环境等第三方垃圾处理服务形式。

    如何去粗取精,走出适合本地实情的垃圾分类处理路子,是当地需要摸索思考的问题,也是政协委员进一步调研和提出对策的方向。

    委员争当“带头人”

    在基层政协,有这么一批“带头人”,他们身兼政协委员身份,主动融入“一线”实际工作,争做垃圾分类的宣传员、示范员。

    衢州龙游县政协委员汪霄旻听说今年要围绕垃圾分类处理开展省市县三级政协联动专项集体民主监督,很是兴奋,一有时间就到村镇走访调研,参与农户源头分类检查,听取基层干部意见建议,提炼村级组织及群众的实践新方法、好经验。她认为,“农户源头分类是关键也是难点。”为此,她带领妇联组织投身源头分类主战场。在龙游县原来的“村情通”网格治理基础上,扩大“村情通+垃圾分类”应用,一份不同于以往的“贺田模式”农村生活垃圾源头分类考核办法应运而生。如今,只要一扫每家每户大门上的二维码,垃圾分类考核情况和网格联系党员情况就一目了然。汪霄旻和全县政协委员一起,被“发配”到乡镇(街道),每人负责具体行政村,为乡镇(街道)、行政村达到创建垃圾分类示范乡镇、示范村目标耍出“十八般武艺”。

    金华的垃圾分类分得早,形成独有的垃圾分类处理模式,为全省甚至全国垃圾分类提供了样板,这其中就有着政协委员奔走推动的身影。市政协委员蒋美华在“一村一委员”联村履职中实地察看垃圾分类情况,发现存在垃圾分类不够彻底、中转站把关不严、村民理解不到位等问题,便多次与村干部讨论商量,实施群众宣传与奖补结合措施……

    工作都是靠人干出来的,正是依靠委员能干,民主监督才能成效满满。25835———这个数字代表着浙江省、市、县(市、区)所有政协委员,也代表着三级政协集合起来的智慧和力量,当这股力量凝聚起来朝一个目标助推发力时,浙江人距离更洁净、更文明、更美好的现代生活也越来越近。

    (王晓端)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