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履职频道>> 地方政协>> 福建

君子之交——“晋江经验”的政商智慧

2018-07-12 11:13:43 来源:人民政协报 我有话说
0

    晋江人华宇铮莹集团总经理苏成喻最近有件烦心事。

    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大,新的基建项目即将上马。如果按照惯常经验,从设立到发放施工许可证,大概需要33个环节240多个工作日。

    市场机会稍纵即逝,如果整个程序走下来,企业肯定会错失最佳时机。苏成喻显然有点着急,怎么办?

    6月13日,“晋江经验”中央媒体采访团来到福建晋江市行政服务中心时,苏成喻一脸笑容地告诉记者,没想到他的问题这么容易就解决了。“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我咨询有关审批部门,本想反映问题,谁知工作人员告诉我,服务职能改革后,现在整个流程只需37个工作日了。”

    提交申请那天,苏成喻专门在行政服务中心的反馈意见表上,郑重写上“非常满意”四个字。这亦是“非常满意”的众多民营企业之一,更是对晋江政府创新服务促发展的手动点赞。

    2016年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的民建、工商联委员时,第一次用“亲”和“清”两个字精辟概括并系统阐述了新型政商关系。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要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和非公有制经济人士健康成长。

    “其实,习总书记在福建工作的时候,就对政商关系有过清晰的界定。”既是“晋江经验”的见证者也是实践者,晋江市委书记刘文儒介绍说,当时,习近平多次与企业家座谈,倾听企业家的心声,关心企业家成长,提出干部要与企业家建立“君子之交”的关系,成为事业上的“诤友”。

    后来,在习总书记总结“晋江经验”的“六个始终坚持”和“正确处理五个关系”中,就专门提出“始终坚持和加强政府对市场经济的引导和服务”和“处理好发展市场经济与建设新型服务型政府之间的关系”。

    从1家到46家

    ——“引路人”、“推车手”、“服务员”的威力

    1998年,香港回归伊始,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金融和资本市场一片风声鹤唳。

    此时,在港岛东北方向的晋江,素有“闽商教父之称”的许连捷反其道而行之,做了件轰动一时的“大事”———带领恒安集团赴港成功上市,成为内地第一个在香港上市的民营企业。

    这场“借船出海”,释放了晋江经济开始寻求向外突破的强烈信号,对于当时晋江实业界的影响,可想而知。

    20年后的今天,尽管恒安集团上市所获得的更大发展动力有目共睹,但当时恒安之后,从1到2的进展一直处于停滞状态。

    福建凤竹环保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明锋记得,当时凤竹集团在父亲李春兴的掌舵下,也正在寻求更大发展。得知恒安上市的消息后,父亲开始关注“资本市场”这一当时在中国还稍显陌生的领域,但似乎也仅限于“关注”而已。

    恒安上市后的第三年,晋江市政府终于“坐不住”了。

    2001年初,借着国家推进国企股份制改革之际,晋江在福建率先成立企业上市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怕企业家因为“不了解”而“不接受”,市里组织有关部门专门推出包含品牌经营和资本运营两部分的“双翼计划”培训班,由当时的晋江市长给企业家逐一打电话动员参加培训,随后企业上市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再持续上门跟进“做工作”,可谓用心良苦。

    当时,尚在读书的李明锋已经不记得这些政府部门工作人员,经常与父亲促膝长谈的具体内容,只记得他们的身影,一次又一次出现在家中。

    没隔多久,晋江市政府的新“动作”不再停留在动员上,针对企业改制上市制定了一系列引导扶持措施。

    就在一来二去中,3年后,也就是2004年4月,凤竹纺织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晋江第一家在A股上市的公司。

    至此,随着综合效应的体现,越来越多的晋江企业加入上市筹备工作中。

    20年后的今天,晋江上市企业已经完成了从1家到46家的“裂变”,并且这变化带来的影响几乎无所不在。

    而直接引导推动这场裂变的晋江市政府,一直在根据当地社会经济发展进行着自我改革,并追求着改革的连续性和增量性,从不因领导人的变化而发生政策上的重大调整。用刘文儒的话说,一届为一届打基础,一年为一年添后劲,在“引路人”、“推车手”和“服务员”的三重角色定位中,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引导民营企业发展。

    石墨烯来到晋江

    ——“不叫不到、随叫随到、说到做到、服务周到”的魅力

    在晋江的经济格局中,有一个显著特点是“坚守实体”,按刘文儒的话说,这是晋江的“看家宝”。而在实体经济中,像华宇铮莹这样的民营企业可谓“十分天下有其九”,这也是晋江最大的特色。

    多少年来,大力发展民营企业带动本地经济社会全面发展,是晋江政府和企业的共识。在全力为民营经济保驾护航中,当地政府始终秉持既不“越位”,又不“缺位”“错位”或“不到位”,在依法依规、不贪不占前提下,坦荡真诚同民营企业接触交往,大胆为企业发展松绑、为投资者增利,充分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用实践为“亲”“清”政商关系,提供一份值得反复回味的晋江样本。

    石墨烯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已知材料中最薄、强度最大的材料,在材料学、微纳加工、能源、生物医学和药物传递等方面具有重要的应用前景,被认为是一种未来革命性的神奇材料。

    许志,国家千人计划专家,是福建海峡石墨烯产业技术研究院的学术带头人。他说,石墨烯来到晋江既是偶然也是必然。

    几年前,他带着项目去了国内的几座城市,但这些地方的领导对石墨烯的应用未来半信半疑并婉拒。当来到晋江,市领导听完他的介绍并获知国内应用还不多后当即拍板———干。

    其实,晋江的创业环境和雄厚的工业基础也吸引了许志。

    2017年的一个晚上,已经10点多了,许志电话突然响起,来电的居然是晋江市长。“他让我和他一起去见菲律宾的大使,准备把我的研究成果推广到菲律宾。”徐志有点不可思议地说。

    更让他感动的是,项目落户不到一年时间,晋江市政府就“说到做到”,向他兑现了各项承诺,如200万元的科研启动资金、80万元的购房补贴,还有每月1万元的工资补贴,甚至,还帮他这位美籍华人办了医保。“我现在已经在晋江安了家,还把父母也接过来了。”许志高兴地介绍说。

    “说到做到”,这是晋江企业家们接受采访时,对地方政府评价使用最多的一个词。而与之并列的其实是“不叫不到、随叫随到、说到做到、服务周到”这十六个字。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副所长王春光关注研究“晋江经验”长达30年,在他看来,地方政府对民营企业一以贯之的支持和引导,说明他们对晋江发展过程中形成的基本经验和做法有着高度共识,也说明他们在决策中对企业、社会的要求给予了充分考虑、尊重和回应。

    作为“成效”亦或算是一种“回应”,践行“晋江经验”17年来,晋江各类市场活力被全面激发。目前全市市场主体超过16万户,产值超亿元企业达822家,并形成纺织服装、制鞋两个超千亿元和食品饮料等5个超百亿元产业集群。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龙头企业无论如何“声名远播”,却都把称之为“根”的总部,留在了晋江这片芳华之地。

    从“进法院”到“上茶桌”

    ———“有所为而有所不为”的魔力

    在找“市场”还是找“市长”的经典问题中,苏成喻还没来得及找,问题就解决了;李春兴只顾找“市场”,“市长”却主动找上门来;许志找“市长”,也找到了“市场”。在晋江陈埭,这里还有另外一种选择。

    “你的塑料米质量有问题,做出的鞋子泛黄,我凭什么要收货?”“给你们供货1年多了,现在才说不符合要求,你们这纯粹是找借口想吞我的货款。”陈埭商会二楼会议室里,某鞋业公司负责人和供货商两人正吵得剑拔弩张,根本顾不上喝茶。

    陈埭其实是晋江排名第一的经济大镇,也是福建省首个“亿元镇”。这里是全国最大的休闲运动鞋制造基地,全镇各类企业达4000多家。然而繁荣背后,也有隐忧,随着企业和产业逐渐做大做强,经贸往来日益频繁,贸易摩擦在所难免。

    有摩擦时,陈埭商会常务副会长李海庭经常被拉去“评评理”。“说白了,去了法院,就有输有赢。大家都在这个市场上做生意,之前也都是合作伙伴或者朋友,不到万不得已都不愿意‘撕破脸’。”李海庭解释说。

    其实“塑料米”这桩典型的质量纠纷,此前双方已经闹到法院,但难点在于,“塑料米”目前还没有明确的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负责审理的法官也吃不准。

    李海庭是当地鞋业颇有声望的企业家,他一开口,双方都不吭声了。“你们成交的那一年,塑料米的价格基本在每吨1万元到5000元之间。你用每吨6000元的价格能买到什么品级的塑料米,应该心里有数吧?”李海庭对一方说,然后又转向另一方,“合格的塑料米耐黄变色牢度是4.0,你的色牢度只有3.6,出现黄变,能说你没责任?按行规,可以扣掉你1/4的货款。”

    最后,双方顺利达成调解协议,鞋业公司分批支付给供货商剩余货款115万元。

    当三双手握在一起,三个人终于可以坐下来真正地“喝喝茶”时,最高兴的莫过于李海庭。此时,既是企业家又是商会副会长的李海庭,其实还有第三个“正式”身份——陈埭商会商务调解委员会常务副主任。

    2010年12月,在地方有关部门的支持下,陈埭商会吸收传统调解文化、借鉴现代调解经验,主动融入社会管理创新,挂牌成立全国首个在商务领域开展调解工作的专业机构——陈埭商会商务人民调解委员会(下称“调委会”),开启颇具地方特色的“茶桌调解”模式。

    跟李海庭一样,调委会里的商事调解员也都来自当地纺织服装业、制鞋业等领域的行家里手,借助其业内经验、行业威望和社会地位,往往让调解工作迅速打开局面,提高了调解的精准性、服务性和成功率。

    调委会成立后,更多的商事纠纷就是在这样的茶桌上“消化”掉了。截至目前,调委会共受理经济纠纷1562件,总金额约36亿元。

    不仅如此,调委会在解决商事纠纷的同时,还发挥了改善和优化本行业发展环境的功效。2015年,泉州市政府出台了《关于促进纺织鞋服行业健康发展若干措施》,这件当年政府的“一号文件”,正是调委会在纺织鞋帽服装领域企业的频繁纠纷中,发现当中存在的联保风险、信贷风险和连锁风险等问题,而后着力推动政府出台了相应措施。

    这是调委会的成员们所没有想到的,但这绝对是地方政府在“放权”给商会时,就已经在期待的效果。

    “只要企业遇到发展上的困难,我们一定穷尽所能帮他们。如果这些问题是我们帮不了的,那我们也会拍拍他的肩膀,真诚地道一声,加油!”对于政府与企业的关系,刘文儒说出这样一句掏心窝的话。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