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履职频道>> 全国政协

“基础研究与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界别协商会举行

2017-11-22 11:16:20 来源:人民政协报 我有话说
0

  11月20日下午,全国政协机关的一间会议室内座无虚席,三十多位全国政协委员汇聚一堂,他们主要来自科技、科协界,这在以往并不多见。

  “会议题目选得好,所以大家非常踊跃地参与。”会上,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主任张玉台如是说。

  这是一场主题为“基础研究与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界别协商座谈会,参加会议的都是科技领域知名专家学者和科技管理工作者,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程津培主持、驻会副主任丛兵参加。此外,还有教育部、科技部、中国科学院、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等部委相关司局的负责同志。会上的发言很热烈,显然,对于补齐基础研究这个科技工作的短板,大家有着同样的紧迫感。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基础研究是整个科学体系的源头,是所有技术问题的总机关。党的十九大确定了建设科技强国的宏伟目标和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重大部署,而要成为世界科技强国,必须有源源不断的重大原始创新成果来保持创新的战略优势。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一直非常重视推动基础研究的发展,十二届全国政协以来,委员会通过组织专题调研、承办双周协商座谈会等形式多次对此建言献策,并得到相关部门的采纳,此次界别协商座谈会也是委员会发挥自身联系科技、科协界优势的履职活动之一。

  加强基础研究资金投入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保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提高基础研究的投入比例是与会不少委员的共同呼吁。

  在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齐让看来,基础研究的资金投入是“新时代的老问题”。他说,根据统计数据,2016年我国基础研究经费占R&D(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的比例是5.2%,而发达国家一般能达到15%到20%,这个比例显然偏低。

  朱星委员希望基础研究的经费投入能够“细水长流”。“近年来,国家科技体制改革给科研人员增加了新的动力,许多政协委员担任了与基础研究相关重点专项的总体设计和项目制定规划工作,在纳米科技、量子调控等一些基础研究领域做出了世人瞩目的成果。”朱星说,目前启动的重点专项应当按照科学发展规律,给予持续、稳定和高强度的支持,以确保我国在这些领域的领先地位。

  种明委员认为,基础研究除了国家来投资还可以吸引社会资本,“我们原来做过一个科研项目,就被上市公司看中了,在经费投入上思路可以开阔一点”。来自企业的严望佳委员也建议吸纳企业的创新力量,加强基础领域科研工作的众包众筹。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而教育是第一创新力。会上,基础研究人才积累不足尤其是领军人才缺乏,是大家普遍的担忧。杨忠岐委员说,“年轻科学家断层现象需要重视。”

  “我们从事基础研究的氛围还不够,没有成果产出就没有经费,很多年轻人因此转行。”张德兴委员说。杨元喜委员则认为,我们不缺人才,“只是事业心和科研兴趣‘断档’了。”来自高校的刘振宇委员说,相当一部分高校学生缺乏学术追求,这是人才培养的短板。周玉梅委员也有同感:“一些学生对自己的专业没有兴趣,高校要重视兴趣的培养。”对此,沈保根委员建议基础研究的经费投入要加大对年轻人才培养的支持。

  重大原始创新大致分两类:一类是在基础研究领域重大理论的突破;另一类则是对人类社会产生巨大影响的应用基础研究。“党的十九大报告把应用基础研究摆在了更突出的领域,这很重要。”会上,教育部科技司副巡视员高润生的话引起不少人共鸣。

  黄强委员为十九大报告着重强调应用基础研究感到高兴。他说,做应用基础研究要踏踏实实解决实际问题,科研工作要实现“弯道超车”,就不能老跟在别人后面,别人研究什么我们也研究什么,要走自己的路。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杨卫说,我国学科交叉融合的产出质量还需要进一步提升,这引发了大家的讨论。顾行发委员说,在注重学科交叉融合的同时还要注重学术机构交叉,他建议成立跨科研机构、高校、行业和区域的联合实验室,打破相关壁垒和限制。徐晓兰委员则认为,“慕课”(跨高校修学分的在线学习平台)模式对创新交叉学科的人才培养有借鉴意义。

  会上,委员们还就如何加强基础研究发表了诸多观点。王涌天委员认为重大原始创新一定要从机制和政策上宽容失败,周建平委员则呼吁增加国家级非盈利科研机构的数量,田静常委认为基础研究要注意目标导向,朴英委员认为要重视重大国防科技专项对基础研究的牵引作用,曹效业委员建议政府部门做好科技工作者的“后勤保障”。

  建设世界科技强国是一条漫长的路,“希望今后能够继续和有关部委加强合作,积极推动我国基础研究水平的提升。”张玉台的这句话,代表了与会委员共同的心声。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