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履职频道>> 党派团体>> 民革

民革中央推进环渤海地区水域治理与保护记事

2017-05-22 09:44:16 来源:人民政协报 我有话说
0

  烟波浩渺的海水远看似乎很蓝,浪花翻滚到岸边却泛着浑浊,海浪轻轻拍打着岸边的礁石,传来阵阵充满节奏的声响,似乎在诉说着什么……这里是渤海,中国北方曾经的一颗“明珠”。

  这片水域究竟遇到了哪些困境?如何恢复她原本的容颜?今年2月,民革中央主席万鄂湘和民革中央常务副主席齐续春率调研组来到这里,海天之际,他们的目光放得很远、很远……

  一个多月后,习近平总书记对民革中央呈报的《关于加强环渤海地区水域治理与保护的建议》作出重要批示。李克强总理、俞正声主席和张高丽副总理也分别作出批示。如此高规格、高密度的批示,在党派中央调研史上并不多见。

  曾经的“明珠”“病”了

  曾经的“明珠”究竟怎么了?

  面对疑问,民革中央调研部部长付悦余用手指在办公室墙上的中国地图上轻轻画了个圈,“你看,这里就是渤海,被辽东半岛、山东半岛和华北大平原‘C’字形环抱。”改革开放以来,环渤海地区经济快速发展,人口日益密集,在我国京津冀协同发展和“一带一路”经济带建设中的地位愈加重要。“但作为我国唯一的半封闭内海,渤海海水交换和自净能力差,海洋生态系统脆弱,加之工业开发、陆源污染、渔业透支等因素,环渤海地区水域污染、生态破坏等问题日益凸显。”

  近年来,尽管国家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工作,环渤海水域治理也取得积极进展,但仍面临一些问题,现状不容乐观。环渤海水域的治理和保护不仅关系着环渤海地区的生命线,也关系着京津冀乃至华北、东北甚至更大区域的发展与稳定。这也是为什么在筹备2017年工作时,民革中央经过反复认真研究,决定将环渤海地区水环境问题确定为年度重点调研课题的主要原因。

  既然“明珠”“生病”了,那就摆出问题,分析“病症”。今年2月7日,农历春节刚过几天,来自多个相关部委的负责人及专家学者齐聚民革中央机关,共同就环渤海地区水域治理与保护问题进行座谈研讨。民革中央主席万鄂湘,常务副主席齐续春,副主席修福金、李惠东等出席。

  “希望在座专家学者畅所欲言,协助民革中央拿出更加科学可行、更能解决实际问题的建议。”万鄂湘的开场白,让与会者抛开“客套”,直奔主题。

  “产业结构偏重,发展方式粗放,资源开发强度大,生态破坏现象比较普遍,污染物排放量大。”在列举当前环渤海水环境存在的问题时,环保部水环境管理司司长张波“打开天窗说亮话”。

  “环渤海地区水资源匮乏,用水紧张,水资源水环境承载能力弱,入河排污量远超水功能区纳污能力是渤海水污染的主要原因。”水利部水资源司副司长石秋池坦言。

  “下一步要进一步控制渤海渔业资源捕捞强度,加强渤海渔业资源保护与修复。”农业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副局长李书民的发言得到与会者的共鸣。

  “‘十二五’期间渤海海水水质恶化趋势仍未得到根本遏制。”国家海洋局环保司副司长王孝强表示,根据国家海洋局多年连续监测结果显示,一类和二类海水水质较“十五”和“十一五”出现较大程度减少,劣四类和四类海水水质则出现较大程度增加。

  ……

  这场“会诊”角度不同,目标却一致。参与座谈的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环渤海地区水域治理与保护非常重要,也是比较难解的题,涉及多个部门的协调合作。民革中央此次调研,将各个相关部门联合起来探讨协商,对于解决问题非常有益。

  在广泛听取各方面意见建议后,民革中央初步汇总了目前环渤海地区水域治理与保护的基本情况,确定了调研方向及重点。这场座谈会也正式拉开了调研序幕。

  污染究竟怎么来的?

  问题导向是此次调研遵循的一条重要原则。调研伊始,万鄂湘就特别强调:“我们开展调研,不是做执法检查,也不是听取汇报,是希望了解情况,特别是存在的问题、面临的困难,进而提出有价值的意见建议,供中共中央、国务院决策参考,推动问题的解决。”

  为深入了解渤海污染的深层症结,探寻有效对策,民革中央采取“兵分两路”的调研策略,由万鄂湘和齐续春分别带队,同时邀请环保部、国家海洋局、中国环境监测总站、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等有关单位负责人及多位专家学者组成联合调研组。

  环渤海地区主要包括天津、山东、辽宁、河北,也就是三省一市的经济区域,沿着这条线路,调研组一行马不停蹄。从海岸带修复工程到生态环境综合整治工程、从污水处理厂到围填海工程……一路走来,调研组看到近年来在中央和环渤海地区干部群众的共同努力下,渤海污染情况得到一定缓解。地方探索和积累的一些好做法,为下一步工作提供了思路,也给调研组带来启发。

  欣慰之余,回到问题本身,调研组更想弄清楚的是,污染究竟是怎么来的?

  “渤海海域目前仍然处于污染排放和环境风险的高峰期”、“近岸海域污染有加重趋势”、“各部门协调联动不足”、“‘九龙治水’、‘各扫门前雪’的现象不同程度存在”……地方反映最多的问题,正是目前最棘手的难题。

  民革中央认识到,环渤海水域治理和保护是一个系统工程,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毕其功于一役。渤海治理应该按照陆海统筹、河海兼顾、联防联治的原则,通过体制机制创新,切实转变渤海周边产业发展和污染治理思路,在维护渤海生态健康的同时,实现环渤海地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

  如何切入?设立渤海综合管理委员会——这是民革中央给出的路径。

  具体来说,民革中央希望能够设立由国务院牵头,国家有关部委和环渤海三省一市政府参加的渤海综合管理委员会,由管委会统一安排环渤海地区的发展与保护规划。付悦余向记者介绍,“这个管委会可以提出环渤海区域的有关立法建议,对渤海的污染防治、资源可持续利用、生态保护、产业布局、项目审批、环境监测实施综合管理,鼓励和引导公众广泛参与渤海生态环境保护。”

  不仅如此,在破除部门、地方利益的基础上,立法也必须跟上。民革中央进一步建议,制定专门的《渤海保护法》或由国务院出台《渤海保护条例》,立法规范渤海污染防治、资源开发、产业规划、生态保护等。“毕竟,法律是约束,也是保护。”

  海洋开发,请再温柔些

  人们常说,“海纳百川”。但胸怀宽阔的大海,并不是“藏污池”。

  “海上油气勘探开发、海上溢油和船舶漏油是渤海海域环境石油类污染的主要来源。2009年以来,山东管辖渤海海域发生过往船舶漏油20余起,多数难以溯源。”2月16日,调研组在与山东省有关部门负责人座谈时,山东省海洋与渔业厅一位负责人说。

  “自2009年以来,秦皇岛毗邻海域连年发生赤潮、褐潮、绿潮等灾害,其中褐潮最大单次面积达3400平方公里。”在河北调研时,河北省海洋局有关负责人反映的情况同样让调研组揪心。“很多情况都不是个例。近年来,随着近海海域养殖规模不断扩大,排入渤海的氮、磷等营养物质不断增加,进一步加大了赤潮形成的概率。”

  海洋环境灾害多发不容忽视,这一切的根源,跟开发有关。有时候是这样,在GDP面前,生态保护容易成为被忽略的一环。如何处理好发展与保护的关系,成为调研组思考的重点。

  “当前渤海海域海上油井数量达3400多个,海上油气产量占全国一半以上。建议应吸取蓬莱19-3油田重大溢油事故的教训,不在渤海水域新建油气开采项目,把渤海的油气资源尽量留给子孙后代。”民革中央建议,严格审批开发项目,严格控制围填海规模,提高渤海新上项目和改扩建项目的海洋环境准入门槛,加大对海上船舶污染排放的监控和惩治力度,避免港口等基础设施重复建设。

  在海水养殖方面,民革中央建议按照养殖容量科学布局,实施近海养殖水域生态环境修复,明确限养区和禁养区,支持养殖生产向外海发展,推广健康和生态养殖技术,减少海水养殖对环境的不利影响。

  “一定要充分认识环渤海地区水域治理与保护的重大意义。”在河北调研的最后一天,齐续春召集调研组成员召开了一场“内部会”。大家一致认为,环渤海地区水域治理与保护迫在眉睫,毕竟治理和保护好渤海,不仅对该海域具有重大意义,对我国其他海域的综合治理也能提供有益的经验和借鉴。

  回京后,调研组迅速起草、反复修改,最终向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呈报的《关于加强环渤海地区水域治理与保护的建议》,深入分析了环渤海地区水域治理与保护情况及存在的问题,提出多条具体建议。“目前国家相关部委正在研究落实我们提出的建议。”继获得多位国家领导人重要批示后,民革中央又陆续接到好消息。

  转眼到了5月。山东蓬莱西海岸文化新区,民革中央3个月前调研过的地方,海岸带修复工程仍在继续推进。

  海风徐徐,透着暖意。海浪阵阵,诉说心意。此刻,它在诉说什么,相信你我都听得见。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奋进新时代——党的十九大全媒体报道

绘就伟大梦想新蓝图,开启伟大事业新时代。举世瞩目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18日上午开幕。[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