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履职频道>> 全国政协

全国政协聚焦养老服务:为了有保障有品质的暮年

2016-10-14 10:22:06 来源:人民政协报 我有话说
0

  中国已迈入老龄化社会。截至2015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达2.22亿,超过英、法、德三国人口之和。据预测,到2030年,中国老龄人口将增至4.18亿,意味着每4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位老年人。

  面对老龄化速度加快、规模巨大的严峻现实,如何让当下和未来的中国老人老有所养,如何发挥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全民行动的合力,让失能失智的中国老人老有所依、让活力老人老年生活有品质,考验着中国政府的智慧,也是关乎国计民生的重大战略问题。

  为此,10月13日,以“努力推进养老服务”为主题的第57次双周协商座谈会在全国政协礼堂召开。多位来自相关领域的全国政协委员、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在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主持下,就如何推进养老服务建言献策。

  为了充分做好此次双周协商座谈会的准备工作,今年7月,在全国政协副主席陈晓光的率领下,由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王巨禄、张世平任组长的“努力推进养老服务”调研组赴北京、天津开展了相关调研。

  养老,政府不能承受之重

  “我家一亲戚70岁,想住到市里一家公立养老院,但托熟人得到的答复是,要等80年。”公立养老院一床难求,不仅是张世平委员的一句感慨,也是许多中国老人的一个心结:未来养老怎么办?去养老院还是在家养老?

  同时,伴随张世平委员在调研中的这句感慨,调研组在实地调研中采集到的真实信息是:中国养老院床位供给量实际供大于求!

  “我市民营县乡一级养老机构床位入住率大多不足50%。”北京市民政局一位负责人提供的信息,在调研组走进天津,也被该市民政局的相关负责人证实。

  如何让有限的公共资源惠及最需要的人群?在养老问题上,政府、市场、社会、家庭、个人,权责应是怎样的关系?

  “通过调研,我们得出的判断是,在养老问题上,政府应由过去大而全的大包大揽转向精准服务,明确政府应做的是保基本、兜底线、做好顶层设计政策框架。对于孤寡贫困的失能、半失能老人,扶养他们是政府义务容辞的责任。”张世平委员在座谈会上汇报了调研情况。

  “我1992年去奥地利行医,了解到欧洲国家的公立养老机构只收鳏寡孤残的失能者。”作为专家参加座谈会的天津市鹤童老年公益基金会常务副会长方嘉珂也建议在推进养老服务问题上,首先应搞清公共服务该养谁。

  “目前城市社会福利性质的养老院里低龄、健康者充斥,这是不正常的格局。”方嘉珂的忧思,已进入地方官员的关注视野。

  “对于那些失能失独的老人,我们将承担起对他们的扶养责任,让这些老人老有所依、老有所养。而对那些活力老人,我们要考虑的是,用好市场这双手,在政府的监管指导下,发挥社会力量,来提升养老服务的效能。养老这件事,政府不能再大包大揽,也揽不起、揽不好。”北京市副市长王宁与调研组座谈中谈及的北京市养老服务工作思路,也成为双周座谈会上,与会委员和专家的共识。

  “只有先厘清政府、社会、家庭、个人在养老问题中的责任边界,养老问题才能迎刃而解。”计时华委员建议应调整公立养老机构的服务定位,确保政府兜底的困难对象优先入住养老机构。

  对于占现有养老服务资源供给结构失衡很大一块的农村养老院,岳泽慧委员建议首先各级政府要将农村养老与城市养老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有必要出台专门的针对农村养老服务与发展的具体扶持政策,在土地供应、资金补贴、税费政策上给予足够的支持,同时要在政策上明确向符合条件的老人发放高龄津贴。只有这样,公办农村养老机构才可能发挥起‘托底’作用。”

  家庭养老永远是养老方式的主角

  “当前,有关部门应花更多精力关注家庭养老怎样做,发挥居家和社区照护在长期照护中的基础作用。因为不管是受传统文化影响,还是从社会力量来看,家庭力量永远是养老服务的第一支柱。”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在发言中提出。

  “要搭建家庭和社区日常照顾与医院的急性护理之间转接平台,使家庭、社区、医院一体联动为失能老人提供专业化的长期照护服务;要促进医疗保健、康复训练、养生指导、心理关怀进家庭,提供定制服务。”计时华委员的这些思考,调研组在实地调研中,有的方面地方已经在开始有益的探索,有的方面已进入地方主管部门的谋划运筹中。

  在北京的调研中,调研组了解到,到今年年底,北京市的社区日间照料中心将覆盖全市每一个社区,形成日间照料中心、社区驿站、服务管家三级网络,天津市也将居家养老作为政府支持养老服务的主要方向。

  “发展居家养老,理想的状态是,政府、家庭、社会多元参与、多方共担。应加强政府、社会、子女联动机制建设。”鲁安怀委员建议。

  钱学明委员则建议要加强对于敬老爱老这一中华传统美德的舆论宣传,“社会发展带来思想和价值观多元化,孝道观念逐渐淡化,厚葬薄养、重幼轻老风气盛行。为了让居家养老焕发新的生机,应发挥媒介的作用,大力宣传新型孝道文化。”

  用好市场这只手

  个性化订制的房间,如在大学校园般的各式选修课程,老人脸上挂着的幸福欢乐满足的笑……

  走进由天津市国旅集团兴办的天津市康宁津园老年护养院,调研组成员们被眼前祥和欢乐的场景所感染。这种由国有企业兴办的个性化养老机构的养老新业态,也被调研组认同。

  在政府保基本、兜底线的养老服务大基调下,如何用好市场这只手,调动和发挥民间、社会力量的作用和才智,使其在丰富中国养老服务多样化需求选择中有所承担?在10月11日刚刚结束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八次会议上,会议通过的《关于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提升养老服务质量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要降低准入门槛,引导社会资本进入养老服务业,为广大老年群体提供多层次、多样化的服务需求,让广大老年人享受优质养老服务。

  调研组在京津两地调研中,也看到了地方调动社会力量充实养老服务的有益探索。比如天津市通过政府购买,引入民营养老院,将曾经闲置的社区服务中心,建成能提供各类专业服务的养老照料中心等。

  座谈会上,委员们也就这一议题做了集中建言。

  北京市政协副主席王永庆建议,可在京津冀打造互补互利的养老服务集群,鼓励实力强的养老企业走跨区域的品牌化、连锁化发展道路,聚力打造养老服务新模式、新业态。

  孙太利委员则建议,可在财政实力较好的东部地区,采取“公建民营”模式建立养老院,以实现国有资本投资能力和民营资本运营机制的有机结合。

  白鹤祥委员也认为,通过公建民营的方式,建立一些养老机构,是盘活国有资产、实现各方共赢的有益举措。

  来自澳门的澳门街坊总会理事长吴小丽委员用多年从事一线社会工作的实践证明,社会组织参与养老服务不仅可以有效减低政府公共服务成本,而且是凝聚社会力量,发掘社会资源,灵活提供个性化服务的方式。她建议,进一步释放从事非营利养老服务的社会组织积极性和发展空间。

  推进长期护理保险规范发展

  “建立社会化的老龄风险分散机制、健全经济保障及服务供给相结合的长期护理体系将是未来我国老龄事业的核心内容之一。”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首席会计师马学平委员的建言,也是调研中各方关注和呼吁的重点。

  长期护理保险主要应对人们由于衰老而产生的失能风险、分担因失能而产生的护理费用负担。在“十三五”规划中,已明确提出“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开展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建立包括长期照护保障制度等一系列相互衔接的政策制度。

  调研组在调研中了解到,地方在这方面已开始积极探索。但在具体实践中,因为国家层面目前尚未有一部统一的有关护理需求和护理保障的专业认证、评估标准,导致了地方实际工作中的裁定难。

  “建议有关部门尽快制定一部全国统一的、与不同失能水平相对应的鉴定和护理服务分级标准。建议按照《日常生活活动能力评估量表》进行评估,划分轻度、中度和重度三个等级的失能等级,并分别按照重度、中度和轻度失能程度所对应的护理服务时长,结合居家养老、机构养老和社区养老制订服务标准。”长期从事保险制度研究的孙洁委员从专业的视角给出建议。

  马学平委员则建议将长期护理保险作为一项并行独立的社会保险进行建设。“在资金来源上,初期可划拨一定比例的基本养老保险和基本医疗保险资金建立老年护理保险基金,并配以适度的财政投入和个人缴费。这样可以不增加或不大幅增加各类缴费群体费用负担、避免单纯依赖医保基金可能出现的医保基金亏空风险,也可以为农村居民参加长期护理保险留出制度空间。”

  马蔚华委员建议可借鉴金融领域的“PPP模式”,创新开发一种“社会影响力债券”,为养老服务提供高效、精准的资金来源。“社会影响力债券项目以成果为导向,由第三方机构独立评估项目效果,不成功不付费,这样对于政府、投资者、养老社会组织及整个社会都是多赢的选择。”

  对于桎梏养老服务行业品质提升的老问题———从业者特别是护理员招聘难、技能水平不高、稳定性差,苏华委员建议建立在职养老服务人员免费培训制度,推动从业人员在职和岗前培训制度化,对口专业毕业生从事养老服务要给予奖励。

  ……

  两个半小时的座谈会,时间很快走过。委员、专家们对养老服务如何有效精准优质供给的讨论依然意犹未尽。争相发言的背后是每个人心中的忧思和责任感,因为养老问题关系每一个人。会议虽然结束了,但每个人心中的这份期许、关注,献出的热度将长久不息。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