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履职频道>> 议政建言

全国政协常委会:不要让文艺变成无根的浮萍

2016-09-02 15:20:14 来源:人民政协报 我有话说
0

  1942年,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表示:“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时隔72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提出“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在新的时代强调“人民性”,这是对马克思主义文艺观的一脉相承,更是时代发展的现实需求,是进一步繁荣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的强大理论指南。

  我们早已告别了那段积贫积弱、饱受欺凌的历史,站在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拐点上。伟大事业需要先进文化为支撑,文艺工作者作为人民代言人,就要讴歌时代精神,反映人民的价值取向,书写人民创造历史的过程,维护社会利益和国家利益,这就决定了文艺工作者要在为人民服务中找到行为坐标。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一旦离开人民,文艺就会变成无根的浮萍、无病的呻吟、无魂的躯壳。”

  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是文艺的源泉和生命,这已被我们的文艺工作实践所证明。在此次以“促进社会主义文艺繁荣发展”为主题的全国政协常委会议上,以人民为中心也是常委和委员们热议的话题。围绕如何更好地传播人民的价值取向,怎样进一步满足大多数群众的文艺需求,大家提出了很多真知灼见,这些建议充满智慧,饱含着对人民的深情。

  从人民群众中汲取创作营养

  “20世纪80年代,全国第一个电视剧制作机构是北京电视艺术中心,在海淀区一个简易平房院子里办公,被戏称为‘骡马大院’。”8月30日下午全国政协常委会议的大会发言中,第一个站上发言席的龙新民常委动情地讲述了北京电视艺术中心的创作历程。他告诉大家,全中心不过50来人,仅有几部摄像机,所谓“十几个人七八条枪”,就是在这样极为简陋的条件下,短短几年时间拍摄出了《四世同堂》、《便衣警察》、《渴望》、《北京人在纽约》等家喻户晓的剧作。龙新民说:“实践经验启示我们,创造精品力作不在于办公条件如何优越,而首先在于作家、艺术家要有深厚的人民情怀,善于从百姓生活中捕捉题材,真诚表达人民群众的喜怒哀乐。”

  龙新民的观点代表了众多与会者的一致看法。茅永红常委认为,当前出现的一些“雷”剧、“神”剧就是脱离生活、脱离群众的表现,假大空的作品离真正的艺术越来越远。茅永红呼吁创作者潜心体验生活,真心为老百姓说话,真实书写中国人民真善美的故事。印红常委也对当前文艺传播的浮躁表达了担忧,她说,文艺要有娱乐性,但过分聚焦娱乐,一味迎合市场,不去正视社会现象,不能体恤人民情感,就缺少了道德“守夜人”和先行“引路人”。她建议明确政府、社会、市场各自职责,把好文艺创作“入口关”,增强文艺类协会自律和管理职能,铲除脱离人民、滋生浮躁的土壤。

  在何水法委员看来,为人民发声,就要传递民众真正需要的阳光、健康、向上的精神,创作出温润心灵、启迪心智,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优秀作品。田岚常委则认为,在社会转型期,强调文化的人民性还要强调文化的润滑功能和宣泄功能,把人民认同、人民受益作为文化评价体系的重要指标,少一些长官意志。会上,艾克拜尔·米吉提委员建议创作者把人民群众当做自己的老师,准确把握生活真谛,体现人民自达乐观的生活态度。

  克服基层和农村短板

  文艺要体现人民群众的价值导向,在民革中央看来,基层和农村是文艺工作的重要着力点,而文艺的短板也在基层、在农村。我国要从文艺大国向文艺强国迈进,必须克服这个短板,夯实文艺繁荣发展的群众基础。对此,冯巩常委的呼吁更直接,他在会上说:“基层群众的文化需求就是文艺创作的追求。”

  民革中央在调研中发现,当前,农民物质生活上去了,精神生活还在原地踏步,缺乏文化自信,在精神和文化上难以沟通外界、融入城镇。另外,针对农村和贫困地区的文艺服务精准供给也不足,一些艺术作品不接地气,好比“送李逵绣花针,送林黛玉板斧”,费力不讨好。“农民在脱贫攻坚、建设小康的过程中,生活方式、思想思维、文化认同都会发展变化,他们的奋斗历程饱含酸甜苦辣、喜怒哀乐,这必将为文艺创作提供广阔空间和丰厚源泉。”民革中央在书面发言中建议在文化、农业、扶贫等部门协调下,组织更多文艺工作者去农村和贫困地区了解民意,并坚持“送文化”和“种文化”结合,量身定制各类匹配群众生活需求的文化服务项目。对此,阿什老轨委员也建议将文艺普及提高的重点转向基层农村,提高农村文化服务质量。

  这些年来,各种“文艺下基层”活动一直蓬勃发展,很多文艺工作者为基层老百姓送上了免费的文化大餐,带去了满满的正能量。郑心穗常委认为,还应改进和创新文艺下乡表演形式和节目内容,同时重视文艺下乡志愿者队伍建设,把发展农村先进文化纳入考核内容。张妹芝委员则建议政府用购买服务的方式进一步加强基层文化建设,满足群众文化生活需求。

  重视网络“草根”文艺

  随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网络文艺的影响力与日俱增。据统计,2015年网剧点击量超274亿次,总部数379部,几乎与传统电视剧产量齐平。“没有一种样式像网络文艺与百姓的关系如此紧密,‘草根味’十足”。会上,谈及这种现象,马德秀委员建议大力发展网络文艺,把网络文艺纳入社会主义文艺事业发展总体规划。

  网络文艺低门槛、小成本、高参与度的特点,颠覆了传统文艺的生产模式,然而,良莠不齐、管理缺位导致“泥沙”与“玉石”俱下。对此,马德秀的建议是打造一批网络文艺展示平台,凝聚若干产业基金,形成大量正能量作品,同时,由宣传部门牵头,联合网信、文化、教育等部门建立规范完善的网络文艺市场,健全监督机制。

  “现在,亿万‘网络土著’正在成长为一支草根文艺创作大军,他们有旺盛的创作力,他们的作品会影响人们的价值取向、审美情趣和生活方式。所以,如何引导好、培养好网络草根青年文艺人才,已经成为当前重大而紧迫的课题。”会上,贺军科常委建议培养网络文艺青年生力军,国家有关部门应扩大对网络青年文艺群体的组织吸纳,创建吸引草根青年文艺人才的工作载体,让他们成为繁荣社会主义文艺的有生力量,从而让这些网络青年、“草根精英”创作出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的好作品。

  除了培养人才,网络文艺的管理机制也需要创新。“面对异军突起的网络文艺创作队伍,许多相关部门还停留在‘集训’、‘表态’、宣示‘重视’的层次,在制度建设和工作方式上,还未见创新……这种有意无意的‘边缘化’不能不说仍然透露着传统文艺形态的傲慢与偏见。”在常委会议上,陈建功常委呼吁政府面对网络这种新的文艺形态要“跟上节拍”,包括改革评奖机制、完善网络文艺的著作权保护等等。他说,如何寻找更有效的管理方式方法是一个重要问题,好在,在许多文艺的主管部门,这种努力已经开始。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