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履职频道>> 议政建言

新常态下的增长、转型与改革——访委员迟福林

2015-01-19 16:46:35 来源:中国政协 张永飞我有话说
0

    2014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从消费需求、投资需求等九个方面对经济发展新常态做出系统阐述,在岁末年初掀起又一轮热烈讨论。“新常态”是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对我国经济形势作出的准确研判和定义,将对2015年和今后一个时期的经济工作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近日,本刊记者就2014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新常态”的一些热点问题,对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迟福林进行了专访。

    “以改革形成结构上的新常态、体制上的新常态”

    本刊:2014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发展的大逻辑”,引起广泛热议,您如何理解“新常态”?

    迟福林: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经济新常态做了一个全面性的、战略性的、也是现实性的一个诠释。我理解,“新常态”是指在宏观政策适度调整的同时,把主要的注意力放在深化改革上,放在转方式、调结构上。尽管从经济增长速度来看,我国已开始进入7%左右增长的新常态,但困扰经济可持续发展的结构性、体制性问题远未解决。经济新常态不仅是增长速度上的新常态,还包括结构上的新常态、体制上的新常态,结构上和体制上的新常态更具有根本性、长远性。只有通过改革形成结构上的新常态、体制上的新常态,才能形成公平与可持续发展的新常态。这就要增强结构性改革的紧迫感,通过加快结构性改革形成投资消费关系新常态、服务业主导的产业结构新常态、以人口城镇化为主的新型城镇化新常态和创新驱动新常态。这就需要跳出短期看长期、跳出速度看结构,跳出政策看体制,向深化改革要动力。

    “消费结构转型升级大趋势:从物质型消费走向服务型消费”

    本刊:对“新常态”的阐述中,首先提到消费需求的转变,从模仿型排浪式消费到个性化、多样化消费,如何认知和把握这种转变?

    迟福林:理解这两种消费概念要从我国不同经济发展阶段角度出发。所谓模仿型排浪式消费,是指人们消费能力偏低时,从众心理强,模仿其他人消费,形成一段时间内以一种商品消费为主导,比如“三大件”热潮和家电下乡等。这种消费的特点是缺乏创新,热点比较集中。

    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消费结构转型升级是一个大趋势。其阶段性特征:第一,从生存型消费向发展型消费升级。当前,城镇居民的消费需求正由工业消费品为主向服务消费为主转变;农村居民的消费需求正由生活必需品为主向工业消费品为主转变。第二,从传统消费向新型消费的升级。伴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和电子商务、物流快递等新型服务业态的快速发展,新型消费的增长很快。同时,消费结构升级带来巨大的消费市场,拉动消费的较快增长,带来消费规模的扩张。推进消费结构升级,以释放消费潜力扩大内需,一方面是推动消费驱动的经济转型,另一方面是创新消费供给,以适应个性化、多样化的消费需求,并形成安全消费的市场环境。

    在我国已进入消费新时代的大背景下,人们的消费能力不断提升,对于个性体验越来越重视,个性化、多样化消费渐成主流、新常态。新的消费概念要求工业、服务业要与此相适应,通过创新供给激活需求的重要性显著上升。由此,“一批一批的消费者”时代开始成为历史,“一个一个的消费者”时代已经到来。

    本刊:投资是拉动我国经济增长的另一架“马车”,新常态下如何把握投资与消费的关系?如何正确把握投资的方向?

    迟福林:要在处理好消费与投资关系中形成消费驱动的新常态。首先,在宏观经济运行中形成以投资消费为重点的动态平衡。在物质产品短缺的生存型阶段,消费围绕投资形成平衡是个常态;而随着社会产品的极大丰富,发展型新阶段投资围绕消费形成平衡将是新常态。

    其次,投资与消费动态平衡并不是不要投资。我国人均资本存量不到美国的10%,仅为韩国的25%,提升空间巨大,仍有大量的“投资富矿”。关键在于把投资主要建立在扩大内需、拉动消费的基础上,推进投资结构转型,在投资与消费动态平衡中扩大投资。这就要求按着市场决定的要求,调整投资结构、拓宽投资来源、改善投资效率。在宏观政策调整的同时,要进一步推进投资体制改革,强化消费需求对投资的引导作用。

    第三,把形成消费驱动的新常态作为结构调整的重大任务。与过去不同,新常态下的投资不再盲目乱投资,而是重在促进经济调结构,优化产业结构,正确引导社会资金有序流动,把钱用在刀刃上。投资方向必须作出两方面重大的调整:与服务需求快速增长趋势相适应,重点加大教育、医疗、健康、文化、体育等生活性服务领域的投资;从工业转型升级的现实需求出发,重点加大信息、研发、设计、物流等生产性服务业投资。

    “市场竞争新变化的实质是要转变过去的政府主导型增长方式”

    本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从市场竞争特点看,过去主要是数量扩张和价格竞争,现在正逐步转向质量型、差异化为主的竞争”,我们该如何理解?

    迟福林:伴随新常态时代的到来,我国消费结构的转型升级,人们更加注重个性化、差异化消费,与消费新阶段相适应的市场竞争逐步向质量型、差异化为主的竞争转变。在旧的常态中,大家追求物美价廉的产品,未来,消费者不是简单地购买商品,而是对产品功能、质量的要求更高,更加追求个性需求,这就要求品牌的定位要有差异,对客户的忠诚度进行维护。

    市场竞争的新变化的实质是要转变过去的政府主导型增长方式,尤其是要调整中央与地方的利益关系。这种增长方式在推动过去30多年经济快速增长中功不可没。但地方政府由于具有很强的资源配置的权力,政府过多、过大的行政干预和深入介入微观经济活动严重扭曲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导致市场分割、产能过剩、资源错配等,妨碍了全国统一的要素市场的形成。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