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履职频道>> 议政建言

如何保卫我们的呼吸:从“制霾”到“治霾”

2014-06-03 10:08:28 来源:《中国政协》杂志 张永飞我有话说
0

    在经历三十多年高速发展后,中国开始为粗放型的发展方式“埋单”。当“同呼吸共命运”从一个奋斗口号变作生活现实时,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可避免地成为大气污染的受害者。建设“美丽中国”的号角已经吹响,如何保卫我们的呼吸,保卫我们至关重要的生存环境,是党和政府面临的执政考验,也是全社会每一个成员都必须承担的责任。

    脱销的口罩、激增的病患、愤怨的民众、焦虑的政府……过去的2013年留给中国人太多“灰色”的记忆。在这个注定被载入史册的一年里,我国平均雾霾天数高达29.9天,创下52年之最。

    2014年,“霾祸”依然。2月,一场浓重雾霾一夜之间席卷中国半壁江山,北国与南乡,皆是一片混沌。4月,霾霾未散,臭氧又至,光化学烟雾在我国部分地区蓄势逞凶……

    现实告诉我们,在经历改革开放三十多年高速发展后,我们不得不开始为粗放型的发展方式“埋单”。大气污染状况的进一步恶劣,让“同呼吸共命运”从一个凝聚人心的奋斗口号,彻底变作生活的现实。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人都不可避免地成为了受害者。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深化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加快建立生态文明制度,再次吹响了建设“美丽中国”的集结号。如何保卫我们的呼吸?如何保卫我们赖以生存的空气?如何实现蓝天白云梦?是建设“美丽中国”直面的难题,是对党和政府执政能力的考验,也是全社会每一个人关心关注的话题。

    同呼吸的“霾”

    3月3日下午2时许,经历短暂晴朗之后的北京,再一次被雾霾笼罩。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的委员们开始陆续步入会场,有委员抬头望天,皱起眉头。会场通道的前端,一群带着N95口罩的记者开始围追堵截:对于雾霾,委员您怎么看?

    “这口大锅压下来,我们简直有点喘不过气。”3月2日举行的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上,当新闻发言人吕新华被问及这个问题时,他打了一个巧妙的比喻,然后毫不客气地表示“雾霾是目前最大的民生问题”。

    此时坐在电视机前观看两会直播的北京市民刘原颇有感触,数天前才从北京消散的一场持续7天的重度雾霾仍让他印象深刻。气象统计显示,2月20日19时起,北京市空气质量实时监测平台开始被“褐红色”(代表严重污染)攻陷,全市35个监测站点中,有27个站点的空气质量达到最高级别的严重污染水平,北京市气象台紧急发布霾黄色预警信号。仅隔24小时后,随着污染的进一步加重,霾黄色预警被升级至橙色———继2013年1月13日后,北京历史上第二个霾橙色预警。

    “打开窗子看到外边是一片混沌,平时抬眼就能看到的国贸大厦,就好像溶进空气里一样,模糊不清,空气里弥漫着一种刺鼻的味道。”刘原借用网络上流行的段子来形容这次雾霾,“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北京的街头牵着你的手,却怎么也看不清你的脸。”

    距雾霾深锁的北京近700公里外,还在老家郑州享受假期的媒体人徐先生,遭遇到更大的难堪。和刚逃离出的污染重镇北京相比,郑州的大气污染程度同样让他震惊,“整个城市就像罩在一个灰黑色的塑料袋里,如果再赶上城中村改造,黄色的尘土和灰霾混成一团,让人 难见天日。”

    环保部于3月25日发布的2013年重点区域和74个城市空气质量状况印证了徐先生的感受:郑州与邢台、唐山、邯郸等重污染城市一起入选2013年度空气质量相对较差城市前10位。

    几乎在同一时间,地处广西腹地的柳州市紧急通过了《柳州市市区应对雾霾天气应急预案》,将雾霾天气分为3个预警级别,由轻到重依次为三级预警(黄色)、二级预警(橙色)和一级预警(红色)。此前的一段时间内,这个号称“三江四合”的山水名城早已“沦陷”在一片浓重的雾霾中。

    ……

    “2月份发生的空气污染天气过程一共波及15个省份,面积181万平方公里,其中空气污染较重的面积超过了98万平方公里。”全国政协委员、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在谈及这次雾霾天气时表示,“它的主要特点是影响范围大、污染程度重、持续时间长和污染物的积累速度快。”

    “偌大的中国,很难再找到一片干净的天空。如果说以前南方人还可以嘲笑北方地区的空气状况,如今他们自己也笑不出口了。”徐先生告诉记者,“对于所有中国人而言,雾霾是‘一视同仁’的。”

    呼吸之痛,当然也是“一视同仁”。

    “今年年初的时候,我儿子从国外回国上学,后来我发现他不是回来上学的,是回来生病的。两个月内感冒、发烧、咳嗽,多达十次以上。”全国政协委员、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长俞敏洪在近日举办的“雾霾的治理之道”论坛上提到,“按照世界最严格的标准,北京2013年总共只有5天是没有雾霾的日子,我个人明显地感觉到,去年一年到今年,嗓子疼的频率高了很多,肺不舒服的频率也高了很多。”

    家住北京市大屯社区的退休老人王大妈悄然改变了自己的锻炼计划,“原本每天早上都要去锻炼,现在不行了,得看雾霾的情况才能决定。随着雾霾天气的加重,许多老人生了各种各样的病,锻炼的队伍正日益减少。”“出门戴口罩,回家开机器(空气净化器),感觉现在活得跟一个植物人似的。”北京市西城区的小郑告诉记者,为躲避“霾祸”,她刚从购物网站订购了一批防霾口罩,用来送给自己的亲戚朋友。

    ……

    雾霾,正从各个层面改变着我们的生活。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副研究员黄顺江介绍,雾霾原本是一种自然现象,古来有之。“所谓雾,就是指弥漫有大量悬浮细小水滴或冰晶的混沌气团,其本质是水汽。霾,则是弥漫有大量悬浮细小尘粒的混浊气团,其本质是粉尘。雾和霾有时候混在一起,既是雾又是霾,故称雾霾。”

    与自然雾霾相比,黄顺江认为如今正困扰我国多数城市的雾霾,其“危害性大大增强”,“人为产生的污染物质在雾气中吸收水分形成酸性气溶胶,毒性增强,可以腐蚀地面建筑物,侵害树木、花草、动物及人体,尤其对人的呼吸系统损害很大。”

    “雾霾会刺激人咽喉部引起咳嗽等急性上呼吸道症状,尤其是儿童、老年人、体弱者危害更为明显。慢性呼吸道疾病以及冠心病患者如果吸入大量被污染的颗粒,会使病情进一步加重。”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口腔医院院长俞光岩表示,而更令他担忧的则是,“PM2.5被吸进人体肺内而无法被呼出,从而被肺泡巨噬细胞吞噬,如果吸入的颗粒过多过快,会进一步损伤气道粘膜和肺泡,引发气道粘膜损伤甚至癌变。”

    “雾霾天气在我国大多数地区肆意横行,已经给社会带来了极大的危害,严重侵害了人民群众的健康,妨碍了社会正常的运转,给全社会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全国政协委员丁常云表示,当前亟需加强对雾霾这一复杂大气污染现象的研究,从而找出准确的解决路径。

    据专家介绍,雾霾中的污染物成分复杂,主要包括二氧化硫、二氧化氮、一氧化碳、粉尘等,而其来源更是纠杂不清。以北京市2013年1月1118日的雾霾为例,根据北京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的分析,在其PM2.5化学成分来源中,机动车尾气占21.5%,燃煤占18.7%,餐饮油烟占8.3%,土壤尘占2.8%,其他(包括工业、建筑等粉尘)占21.2%,另外还有27.6%为外地输入。

    “来自汽车就去治理汽车,来自燃煤就去治理燃煤,来自扬尘就去治理扬尘,来自厨房油烟就去治理厨房油烟。”曾对雾霾中的细颗粒物作过专门研究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石化北京化工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张明森表示,雾霾治理切勿操之过急,要谋定而后动,“对症下药”,“贸然采取行动,可能花了很多钱,未必起到作用。”

    据记者了解,中科院已于2012年9月启动“大气灰霾追因与控制”专项研究。该专项计划用5年的时间,以环渤海、长三角、珠三角为研究区域,阐明区域灰霾形成的机制,研发致霾关键污染物的控制技术,为控制灰霾污染提供科学可行的技术和政策解决方案。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