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履职频道>> 议政建言

全国政协委员李惠森:要重视和鼓励家族企业承担社会责任

2014-03-11 13:05:18 来源:中国政协传媒网 我有话说
0

全国政协委员李惠森先生(左一)在2013年《中国家族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会上。

    社会责任是一种富有文化理念的企业道德理想,同时也是企业获得社会承认的有效途径。当企业以种种形式回报社会的时候,并不能简单视之为一种单方面的给予,而是自身获得立身之本的必要付出。如今,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认识到,积极履行社会责任,既是对于社会理应的付出,也是自身发展的需要。

    在我国,以家族企业为主体的民营企业在为国家创造巨大社会财富和大量劳动就业,拉动整体经济增长,为维护社会稳定打下坚实基础的同时,也在承担社会责任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它们贡献了全国60%的GDP,税收比重超过50%,提供了80%的城镇就业岗位,在基础设施方面投入达60%,完成了75%以上的技术创新。2012年6月,在民政部中民信息中心发布的《2011年度中国慈善捐助报告》中,民营企业捐款达到281.2亿元,占当年各类企业总捐助485.75亿元中的57.9%。

    然而,这个庞大的家族企业群体却难以承载社会对于它和国有企业等量齐观的期待。家族企业的社会责任活动由于影响面小,未能获得社会及媒体应有的关注和鼓励。例如,中国社科院2012年11月发布的《中国企业社会责任报告(2012)》认为,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发展指数平均仅为23.1分,整体指数较低,多数企业处于旁观阶段。其中,民营企业仅得15.2分,远低于国有企业的40.9分。

    作为中国家族企业大家庭成员之一的李锦记,我们在承担企业社会责任方面有一定的体会。我们发现在了解了民营企业的具体营商环境后,这一结论值得进一步探讨。中共十八大报告明确指出:要“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在市场经济环境下,不同所有制企业本应在同一法律、制度和政策环境下公平竞争,共同发展。但在现实中,使用国有资源和全民财富经营的国企和仍处于“保生存、谋发展”中的民企,尤其是家族企业在融资和经营环境中存在着诸多不平等现象,而它们在履行社会责任时却往往被要求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一些背靠制度资源的垄断型国企,旱涝保收地赚取超额利润。它们在盈利尚无普惠全民,甚至产生巨额亏损时,却享受着企业社会责任大奖的殊荣。而众多苦于日益增加的成本压力,寻求贷款无门,却又在自掏腰包做慈善的家族企业,却往往被挤到了社会责任排行榜的末席。

    与此同时,我们也确实看到确有部分家族企业对于社会责任存在着认识上的缺失。如它们仅关注履责中的自身核心利益,欠缺行动的广泛社会性;忽视长远规划和机制建设,倾向于应急和短期行为;多由企业所有者个人偏好主导;形式以传统慈善如赈灾,捐赠希望小学为主;缺乏对具体项目社会效益的评估等。

    还有些家族企业认为,承担社会责任只会单方面增加自身成本,而且主要应是国企的事情。这种认识与中国尚未形成成熟的公民社会,以及整体企业社会责任的发展水平偏低有关,同时也局限于家族企业的自身发展水平,说明它们在社会责任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现代中国家族企业发展时间短,力量弱小,成长艰辛,在其成长环境中,法制不健全,市场发育不完善,信用缺失,这一切都影响着家族企业的发展,也因此使得社会责任应成为中国家族企业亟需补充的一课。这不仅关系到家族企业在中国的形象问题,更关系到家族企业能否长远发展下去。

    现实告诉我们,家族企业在初创期间,经济实力薄弱,它们会首先关注自身,创造利润,较少主动承担非强制性的社会责任。进入成长期后,企业开始注重品牌培育和市场信誉,对股东和员工、消费者、社区和环境负起责任,在履行法定义务的同时,还能主动开展更多社会公益和环保活动。到了成熟期,家族企业的经济利益与社会责任开始相互促进。为谋求可持续发展,家族企业会更多的投入非强制性的社会责任,通过不断累计企业自身的道德资本,为消费者和社会树立标杆,提高正面形象和影响力,这将会对社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2011年,在中央统战部和全国工商联的指导下,我倡议并和其他家族企业与大学研究人员合作,推出了首份《中国家族企业发展报告》,在社会上产生很大影响。2013年,我们又联合两岸四地的学者,共同推出了首份包括港、澳、台在内的整个大中华地区的《中国家族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在推动这项工作的实践中,我切身感受到做好企业社会责任不仅仅是企业的义务,还需要配以完善的制度环境和法制环境。企业的社会责任不可能无限扩张,不能也不应把本属于政府的责任全部转移给企业。

    因此,我建议:国家应鼓励建立家族企业可持续发展分享平台,通过这类民间组织,开展自我教育,认识承担社会责任对企业的重要意义。政府还可通过这一平台,了解家族企业的现状和要求,更好地实现对家族企业群体的指导和管理;国家应重视家族企业的社会责任建设,由于这个群体在产业领域、规模大小、治理方式等方面存在差别,较难用统一的社会责任标准规范其社会责任行动。相关部门应在尊重其内在差异性原则下,为社会责任的内容、管理和绩效评价等方面设定标准,鼓励它们拥有选择承担社会责任形式的自主权,以及符合企业自身经营特点和发展阶段的要求,开展履行社会责任创新;国家应发挥引导和协调作用,客观公正地采取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在社会上树立典型,表彰先进,推广成功的企业社会责任模式,激发家族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促进社会责任在家族企业群体中的推广;国家应要求主流媒体像对待国企一样对家族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给予同样的宣传报道,传播不管大企业还是小企业都应做好事,好人有好报的理念。单个家族企业由于社会影响面小,社会责任行动不易像国企那样获得关注,以及产生社会影响和实现经济绩效回报,因此,应更多的给予激励和扶持。

[责任编辑:马欣]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