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履职频道>> 议政建言

全国政协委员热议:中医药发展路在何方

2013-12-09 19:46:45 来源:《中国政协》杂志-中国政协传媒网 李香钻我有话说
0

    中医药作为“国粹”已有几千年的历史。时至今日,中医药却面临诸多困境:一些古传药方被认为无科学根据;毒副作用饱受争议;优质原材料匮乏假药却横行;国际市场份额锐减……那么,中医药真的衰落了么?中医药的出路究竟在何方?围绕这些问题,曹洪欣、吴明江、史大卓三位全国政协委员向本刊记者畅谈中医药发展之路。

    中药有毒么

    记者:“神农尝百草,伏羲制九针”。我国的中医药发展可谓历史悠久。不过,最近同仁堂被曝出40多种药品含有朱砂、云南白药保密处方被质疑含有毒成分、汉森制药拳头产品四磨汤被曝含致癌物等,让许多人开始质疑:中药有毒吗?中药还能吃么?曹委员,您如何看待这种关于中药使用安全的争论?

    曹洪欣:之所以有“中药含毒论”,是因为对中医独特的理论不了解。比如中药中含朱砂的问题。《本草纲目》和《药典》等公认朱砂有安神、明目的作用。同仁堂一些经典药方里含有朱砂,这个含量其实是在安全用量范围内,既符合中国的标准,又符合欧洲的标准。再说云南白药。诚然,云南白药配方中有一种药是川乌,它含有乌头碱,但有乌头碱并不能等于有毒。无论是外用,还是口服,在医生指导下用药,云南白药是不会出现问题的。对于云南白药用药安全的事件,应该认真研究到底是哪个环节出现问题,而不能单纯认为云南白药就是有毒。现在国家权威部门进行了检测,包括第三方检测,都证实了目前报道的这些药物是安全的,而且符合国家标准。我和史大卓委员都属于治疗了几十万病人的医生,至今,用的中药没有什么副作用。

    记者:您说的中医独特的理论是什么?

    曹洪欣:中医是中华文化和生命科学相结合的医学,有许多独特的医学理论。比如,以毒攻毒理论。有一些有毒却能治大病的中药,比如砒霜,比方说马仙子,对治疗白血病、肿瘤等有效果。有一些平常认为作用大、没毒的药,但中医认为它有毒,比如现在都可以上餐桌的蝎子,因为它力量大,能疏风通络。还有一些,虽含有有毒成分,但在炮制的情况下能够解毒,而且如果合理用药,确实能够起到治疗的作用。比方说乌头等,在治疗风湿、心功能不全等方面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所以对中药,要从两方面来看。之前说同仁堂中药有毒,是有些人混淆了汞和朱砂的概念,造成了老百姓的迷茫、困惑。当然,这有一个认识的过程。上世纪八十年代,日本大量报道中国的小柴胡导致了很多人肾衰,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他们发现并不是药本身有毒,是他们不懂使用方法造成的。所以从九十年代一直到新世纪,日本没有一篇论文报道小柴胡有毒。

    史大卓:有毒没毒还有一个量的问题。凡事都有度,任何一个药物超过一定量之后,都会产生一定毒性。人参吃的过量也会有毒。另外,这个“毒”是针对病人来讲的。有病的情况下药物来治病就没毒了,这就是“以毒攻毒”的原理。不过,如何更合理、更科学地把中药中相应的物质控制在可靠的标准之内,中医药行业今后的确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中药材安全关系国计民生”

    记者:前段时间“中国七成中药原材料含有农残”的报道,曾引起社会热议。各位委员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史大卓:中药材的安全问题,关系到国计民生,关系到广大患者生命安全。中药材在古代不是种植的,基本上都是野生。如今大部分中药都是种植,而且供需不平衡。随着人们对中药材的需求量越来越大,部分厂商为了追求利益,追求高产量,盲目地施加一些农药。再加上目前空气、土地出现重金属超标等污染问题,也给中药材安全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国家应重视对中药材生产基地的建设和发展,对中药材进行规范化种植。

    吴明江:除此之外,国家还应该加大相关技术人才的队伍建设。中药药材本身的生产、鉴定,判定药材的质量,还有中药材的加工、炮制过程,都需要有相应的技术人员。以前他们叫药工。中药材我是看不出来是真是假,可是他拿在手里,闻一闻,尝一尝,看一看,就能知道,这个本事也需要人来接班。而且我觉得逐渐总结他们的经验,形成科学的、规范的流程,也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建议要加强药工队伍的建设。

    曹洪欣:中药材农药残留问题已引起国家高度重视,一方面工信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牵头,正在组织中药材发展规划。另一方面通过新闻媒体加大曝光力度,督促监管部门改进工作方式,加大监管力度。

    “中医药走出去要突破三大壁垒”

    记者:中医药是我们中华民族一块瑰宝,我们也希望能让它走出去,让更多的人认识。据WHO的统计,全世界约有40亿人使用中草药治疗。而我国作为传统重要的发源地,中药出口额目前仅占世界中药市场的3%到5%,还比不上近邻韩国和日本。虽然一些中药尝试走出去,但迄今还没有一些中药以治疗性药品通过美国FDA批准。您认为中药走出去存在哪些困难?

    曹洪欣:3%到5%这个数字不十分准确。我国中药出口有多个途径,有商务,有外贸,还有其他途径,比如食品。很多中药是通过食品出去的,这样就进入不了统计口径。近几年,我国中药材的出口数量在逐步增加,同时,国外进口的,经国外加工又回国的这种洋药也在增加。比如说银杏叶片今那多,银杏叶是我国的中药原材料,原材料卖到国外,国外加工又卖到我们。而我国这种高附加值的中药产品,在美国FDA中还没有一例。但是我国有两个药,一个是青蒿素,是我国自主知识产权药,为非洲人民防治疟疾作出巨大贡献。还有一个药,已经正式进入欧盟市场,应该说这是一个突破。

    记者:对于中药走向世界,您认为主要困难在哪?

    曹洪欣:如果用西方标准看中医药,中药走向世界确实存在问题,主要存在三大壁垒。一是技术壁垒。所谓技术壁垒,像美国FDA要求中药完全像化学药物那样。如果按这个标准,中药多成分、多靶点、整体调节的优势就要丢掉。第二个是文化壁垒,中药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我们占有绝对的优势,但是对中医这种治病模式,包括中药的使用,国外在文化上很难接受。虽然现在美国对中药的使用逐渐增加,用汤药和用针灸的人逐渐增加,但中药的成药还很难进入美国市场。第三个是经济壁垒,国外的药愿意打人中国,但是我们的药很难进入其他的国家,这里涉及到经济方面的竞争。建议国家加强中药的标准建设。我们掌握我们的标准,和国际接轨,让全世界认可中药文化,认可中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我觉得,中药走向世界应该是不成问题。

    史大卓:美国、欧洲的一些超市,有很多中药的饮片,大多数都是从台湾、新加坡进去的。为什么中国大陆的饮片,直接进到美国欧洲,不如我国台湾和香港地区,不如其他的国家?文化壁垒是比较重要的方面。另一方面,我国改革开放历经三十多年,和国外的交往不断增多、加深。但是相对而言,和欧美国家交流的程度与香港、新加坡等地还存在一定差距。另外,之所以美国FDA中没有一例中药,核心问题在于中药的化学成分很复杂。一个植物药往往包含着上百种成分,搞清楚这些成分以及每个成分的作用机理,这是非常难的事情。搞清各个成分间相互的作用原理更难。中医药走出去这方面有很多工作需要我们来做。

    记者:谢谢三位委员,也相信中医药发展越来越好。

[责任编辑:sunyunhui]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